•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雁塔村史

曾经的乱坟岗到解放后的千户村(西安千户村历史)

时间:2015-5-20 8:18:50  作者:西安峰哥  来源:秦之韵文史原创  查看:456  评论:0
内容摘要:西安千户村实际上他是陕西钢厂家属院,过去也叫福利区。“以前这里是一片乱坟岗。最早是辽宁本溪钢厂迁来建设,后来家属很多,就起名千户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为了支援大西北和三线建设,东部省份大量企业内迁到陕西,给陕西带来了丰富多彩的外地文化,在陕西形成一块块外省民俗文化“飞地”。千户村就是其中之一。
乱坟岗变成千户村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为了支援大西北和三线建设,东部省份大量企业内迁到陕西,他们不仅推动了陕西工业的发展,为改革开放后陕西经济腾飞奠定了坚实基础,而且给陕西带来了丰富多彩的外地文化,在陕西形成一块块外省民俗文化“飞地”。千户村就是其中之一。

  乍一听地名,千户村像座农家居住的村庄,实际上他是陕西钢厂家属院,过去也叫福利区。

  家住千户村的陕西钢厂退休工人施成余,1958年为建西安冶金机械制造厂,从辽宁鞍山钢铁厂调到西安,1959年调到正在建设冶金企业的千户村。

  “以前这里是一片乱坟岗。最早是辽宁本溪钢厂迁来建设,都是竹板做墙的竹坯房,这间房里说话那间房里能听到,耗子来回跑。我来时这里就是个建筑工地,家属很多,就起名千户村。”76岁的施成余说。

  后来该项目下马,人员分流到其他企业。到1965年,国家在千户村重新启动了特钢生产项目建设。

  67岁的李德发就是1965年从大连钢厂来的。他说,大连钢厂连工人带干部来了1503人,当时要好人好马好设备,不合格的还不让来。人也思想觉悟很高,来不了的还觉得不光荣。起初他们是保密单位,为导弹、卫星生产钢铁材料,包括后来改名的陕西钢铁研究所和西安冶金机械制造厂,叫52总厂。后来分了家,他们才叫陕西钢厂。那时提出“4个当年”:当年搬迁,当年安装,当年投产,当年完成任务。所以工作很紧张,中午没有午休时间,就这样发展成为拥有1万多名职工、年生产17万吨钢材的全国8大特钢企业之一。

  虽然陕西钢厂经历多种变化,后来又有了经二路115街坊的福利区,但千户村名字一直延续下来,成为陕钢最大的家属院。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不兴“小区”一词,许多企业都将自己的家属区起名什么村。

  “一个营”还是“一个人”

  “大嫂,你逮饭了么?”

  “启了。”

  如果用普通话注音,在千户村经常可以听到老太太上述这样的对话。实际上其真实的意思是,一个问“吃饭了嘛”,一个答“吃了。”

  在上世纪80年代前,由于许多国有大企业“五脏俱全”,粮油、肉菜、百货等在家属区都设有商店卖,福利区里还有供职工从事文体活动的电影院、俱乐部、球场等等,一般职工不需和外界打交道,而陕钢东北人多,形成一个东北“孤岛”,不光从辽宁来的职工讲东北话,二代子女基本都是东北口音。

  “陕钢70%是辽宁人。我过去就不说陕西话。”3岁就跟母亲从鞍钢发电厂来到千户村的张平告诉记者。

  “起码我们那一拨基本都讲东北话。人家一听就说我们是东北人。在去省女子足球队前,我不仅不会说陕西话,而且听不懂。改革开放初期,到家属院外买菜,要问好几遍才能知道菜贩说的价格。” 从小在千户村长大的陕钢子弟郝丽说,她到省女足后,学陕西人把蒸馍叫“馍”。刚开始回家说“馍”,家长就问:“那啥东西呀?”她解释后,家长说:“啥馍,都给我说馒头。”

  在西安市体校担任教师的聂美霞,虽然在学校对学生讲普通话,但一回到千户村,东北味就出来了。

  “‘彪’字嘴上带”是大连一怪,其有呆、傻之意。在千户村也能听到“彪”字。他们还习惯将拐角叫“犄角旮旯”; 把垃圾叫“搁弄”;把小叫老,比如把家里最小男孩,就叫老小子,把小姑娘叫老疙瘩,把小舅叫老舅。有的人将“营”和“人”的音分不开,你听他说“来了一个营”,但他的意思是“来了一个人”。

  关于将吃饭说成逮饭,他们还有一个延伸的歇后语:满脸挂饭盒子,一脸呆相。

  “逢节吃饺子 ”

  各地关于吃腊八粥的原因不同,但千户村的人仍保留有辽宁的“吃腊八粥是为了粘住下巴”说法。他们有谚语:“腊七、腊八冻掉下巴”。

  关于腊月风俗,他们保留有一成套的说法:二十三灶升天,二十四扫房土,二十五写年字,二十六煮年肉,二十七杀公鸡……三十晚上守一宿。

  他们讲究年三十半夜吃顿饺子,初一早上还吃饺子,这顿油水大,个别饺子里面放一分硬币,叫吃发财,祝愿吃上的人当年发财;初三还是饺子;初五还吃饺子,而且一定要咬破饺子,这才达到“破五”,寓意破掉不吉利的事,驱灾避邪。

  他们除了上述日子吃饺子外, 正月十五、二月二、中秋节、冬至等节日都要吃饺子。就是过去经济困难时期也要吃饺子,没有钱了包素馅的,没有白面了用包谷面做。

  “我们讲上车饺子下车面。”聂美霞说,家里有人要出门,或送客人,要包饺子吃,耐饥;迎接人了就是面,软和点,好消化、吸收。

  “东北大部分人爱吃蒸饺,认为有味。有的先煮一下,再放到笼里蒸。我就爱吃蒸饺,家里包水饺时,我就让他们给我做蒸饺。” 82岁的陕钢厂退休职工陈宪宝告诉记者。

  东北人因经常吃饺子,包饺子快。“剂子”不用刀切,用手直接揪。或双手揉,或一起一扑拉,“剂子”就都圆了。他们认为这样快,而且不用把面揉成一样粗细的面棍,也不占地方。

  “酸菜蘸酱离不了”
千户村人不仅过节爱吃饺子,平时在饮食上也有许多东北人的特征。

  张平在上大学前没有吃过肉夹馍、葫芦头、凉皮,也不知道有。他们爱吃烧烤、大烩菜,特别是酸菜,甚至做酸菜饺子。

  “在东北,因为冬天没有菜吃,每家要弄两三个大缸腌酸菜,一个缸能装200多斤,一冬吃酸菜萝卜。到陕西了,还有吃酸菜的习惯,但只弄一小缸。”陈宪宝说。

  他们习惯把腌酸菜叫积酸菜,要用石头把酸菜压到水里。

  其中还有一道菜,有的叫酸菜肉片,有的叫杀猪菜。就是放一锅凉水,不用放油,把杀猪时灌的血肠和或肥或瘦或五花的生肉片,以及切成细丝的酸菜放进去,还可以放粉条,再搁葱、大料、盐、姜,然后炖。肉熟了,酸菜也烂不了。炖好了喝汤,比较利口。一顿吃不完,下顿热了味道不变。肉让锅涮得肥而不腻,瘦而不柴。过年大鱼大肉吃腻了,吃这个清香爽口。

  再一个是大葱蘸大酱,每顿都有,吃米饭都上。他们不光是用大葱蘸大酱,像黄瓜、生菜、青菜、菠菜、萝卜,各种生菜,都蘸酱吃。他们认为,西安饭馆这些年出现的“大丰收”菜,实际上就是东北风味的菜。他们的酱也有多种,有面酱、鸡蛋酱、虾酱、蟹黄酱、大酱、豆瓣酱等等。

  “包谷面肚子,比基尼裤子”

  在大连,有八大怪之说,其一为 “有钱先穿戴”。大连人到了千户村,还保留此习惯。相比之下,在他们眼中,感觉陕西人穿着上不讲究。

  李德发刚到陕西时,感觉陕西人经济落后,收入低,尤其是农村,黑棉袄一披,有的里面连个背心都不穿,秋天是大棉袄,冬天还是大棉袄。就是和当地工人相比,他们也有区别。其他单位的当地工人上下班时在车间和宿舍的路上常穿工作服,而他们辽宁人习惯在车间换好衣服才出厂,干干净净回家。他们认为工作服只能工作时穿。刚来西安的一二十年,他们除了在西安大百货公司买些衣服外,回辽宁老家探亲也顺便采购一些漂亮衣服,有人到外地出差,他们也托人家捎衣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因为粮食供应杂粮多,因此他们自我嘲讽为“包谷面肚子,比基尼裤子”。

  “听长辈讲,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陕钢厂男工最明显的特征是三接头皮鞋,成了一种象征。” 聂美霞告诉记者,外厂人说,陕钢厂男工皮鞋最亮,裤印最直。还有一个标志是“国防车子、大麻袋”。过去钢厂人孩子多,有的有五六个,因此不够吃,常违反当时的政策规定,骑自行车驮个大麻袋,出去偷着买些包谷什么回来吃。自行车是从东北带来的“国防”牌自行车,后座很宽。

  大家分析,当年东北人穿着上相对讲究,是由于地域关系,他们位于海边,有港口,而且是老工业基地,受外来现代文化影响大,不一定经济很宽裕。

  “现在生活普遍提高,穿着上和当地人没有什么差距了。”郝丽说。

  无论怎样,陕钢人为陕西的服饰增添了色彩。

  “12点前举行完婚礼”

  陕钢厂的东北人有“动大荤(婚)”说法,对于大龄未婚女青年,让其搬油坛子,祝愿她早日找到人家。

  “我们有的结婚,还和在东北一样,早上结婚,6点就起床了,8点就接走了,12点都吃完席了,认为这样吉利。”聂美霞说,她和妹妹都是12点前举行完婚礼的。

  接亲那天,男方要给娘家带4彩礼:一根莲菜,特别长的,不能掰断,拿红绳绑上;一把粉丝,和莲菜合起来有藕断丝连之意;一串肉,叫离娘肉,很大一溜,有八九斤;两瓶酒,寓意长久。娘家事先包饺子,让新娘吃饱,接亲的人来了,也给煮饺子吃。还要买很多点心、水果摆上,任客人随意吃。

  结婚时有坐福之说,就是在床下放把斧头,新娘进门后要在床上坐一下。另把鞍放到瓶子上,新娘要坐一下,名曰“平平安安”。

  他们还有东北妇女包揽家务活的现象,认为男的就是一心在外面闯天下。

  女子足球曾威震全国

  民间盛传的东北十大怪之一“大姑娘叼个大烟袋”,在千户村没有明显体现,但 “爱球娘胎来”,在千户村表现得异常突出。

  李德发曾是大连市少年足球队成员,后成为大连钢厂足球队队员。包括他在内,当年调到西安的原大连钢厂足球队队员共4名,但这不碍事,厂里业余爱好者甚多,经过挑选,很快组成了52厂足球队。当时厂领导也是大连人,喜欢足球,非常支持,经常让他们脱产集训,到北京参加8大城市足球赛等比赛。他们1966年就夺得西安市企业单位足球赛冠军,在陕西企业比赛中当了22年的冠军。因为一般的厂根本不是对手,纺织城组成联队和他们比赛。

  1976年,李德发调到陕钢子弟中学。一天王学勤老师看到画报上报道说国外有女子足球队,他们经过讨论后,1978年挑了一些跑得速度快的,体育上有悟性的女生,组成女子足球队。当时省市都没有专业女子足球队,因此,他们代表西安市、陕西省拿过两次全国冠军,一次亚军。1982年在北京参加全国女子足球邀请赛时,马文瑞、张宾等领导到驻地看望了他们。当年以陕钢厂队成员为主,组成了专业的陕西省女子足球队,李德发担任主教练,王学勤是副教练。后来国家女子足球队第一次组建时,从陕西抽了7名,其中3名是原陕钢厂队成员。

  到处送东北大秧歌

  “东北大秧歌还是陕钢厂一个特色。”聂美霞告诉记者。

  74岁陕西钢厂退休工人冯桂香 ,年轻时在东北就喜欢跳东北大秧歌,1964年从本溪钢厂调到西安,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退休后,和其他退休人员一起在千户村扭东北大秧歌。春节期间,他们用秧歌给人拜年,而且跳出了名气,外面有的商店开业、寺庙举办庙会、单位搞活动常请他们去助兴。

  71岁的陕西钢厂退休职工崔建岐是从1996年退休后正式参加秧歌队的,在秧歌队里扮演喜新厌旧的“花老头”。他告诉记者,目前他们的秧歌吸收了陕北和其他秧歌的长处,是一个以东北风格为主的混合型秧歌。这些年,他们将西安市东西南北跑遍了,经常打比赛。2010年在西安南门外松园参加比赛,获得二等奖。

  千户村老一代秧歌队员如今就剩下72岁的倪本芝。她上世纪90年代末在省老年活动中心参加比赛时,她的“扑蝴蝶”获得一等奖。如今她在秧歌队里表演嘴叼大烟袋的“丑婆子”。

  “现在经常参加秧歌队活动的有四五十人,都是千户村的。” 千户村秧歌队队长金艳春说。

    欢迎您在“秦之韵 文史”公益网投稿。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守护历史责任、践行文化使命         十三朝故都“西安”       旅游同业导航.旅游从业者的入口   

秦之韵 陕西文史 公益网(陕西历史、西安历史) 公益广告

相关评论
秦之韵 陕西人文历史公益网 法律顾问:刘沙沙 | 金牌讲师:刘怡莎 陕ICP证030171号 陕西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