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阎良村史

阎良谭家村老人口述:从山东移民到陕西经历

时间:2020-7-27 8:34:06   作者:代峰\编辑   来源:陕西文明网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阎良谭家村老人口述:从山东移民到陕西经历:张广文、李仰槐、高铭昱等老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祖辈迁移来陕的历史,即是家族的历史,汇聚起来就是村庄的历史,“祖辈创业的艰辛不易,村庄的兴盛,祖上留下的传统文化和民俗,需要一辈辈传下去,大家口述的历史,好多都是亲历的,再加上互相印证,更加具有可信性,听着也很有意思,希望后辈不要忘记历史,把日子越过越好。”


阎良谭家村老人口述:从山东移民到陕西经历

李仰槐老人讲述官路村的发展历史

  散布在城市之外的一个个乡村,是无数中国人的家园,他们在这里出生在这里生活,这里承载了太多难忘的家乡记忆。通过老一辈人的口述村史,让人们对自己的家乡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更浓厚的归属感。在内心深处,对村庄的所有记忆和感情,都成了国人永世难忘的乡愁。

  阎良区政协今年完成了60多万字《关中山东移民》的编辑,在这部关注关中山东移民的文史资料中,收录了90多位老人的口述资料,老人们讲述祖辈移民的艰辛、创业的不易,也谈对村庄家族兴旺发达现状的热爱。通过这些资料,让人们对山东移民的村庄历史、文化和民俗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和认识,山东移民所居住的“山东庄子”有了自己的“村史”,它们和陕西本土群众所居住的村子一起,构成了如今生气勃勃的阎良新农村。

  百年村庄是我家

  “关中地区山东庄子有400多个,山东移民人口密度最大的阎良区就有90多个。在阎良区,叫什么庄子的,一般都是山东移民居住的村子,叫什么堡子的,基本都是陕西本地群众的村庄,”阎良区政协文史委干部、《关中山东移民》的执行主编李飞告诉记者,“除了有关人员写的文史资料外,书中还收录了90多位老人的口述家史和村史,为大家了解山东庄子的历史、文化和民俗提供了难得的资料参考和依据。”

  谭家村是阎良区最大的山东移民居中的山东庄子,有4000多人口。“我们山东老家在高密市阚家镇张家村,一家9口人1911年迁来阎良,一路走了40多天,真是受了苦了。刚迁到谭家村时,只有十来户人家,也都是山东过来的移民。周边全是一人多高的荒草,没有当地人住,”89岁的张广文,是阎良区谭家村人,老人说,“我父亲当时只有21岁,搭个草棚子,一家人就算住下了。”1929年年馑,为了生存,张广文的父亲又带着一家人回山东老家逃荒,“我当时只有一岁多,啥也不知道,都是老人给我讲的,听老人说,回到山东后,发现老家还是老样子,条件没有陕西好,关键是山东那边土壤贫瘠,土只有一尺来厚,种庄稼难得很。”

  为了防匪防盗,1912年谭家村开始修土城墙,“城墙高5米,底座也是5米宽,全是人工修,修了3年才修成,是山东庄子里少有的修了城墙的庄子。”在谭家村的历史中,织布水平高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据张广文老人讲:“当时全村几乎家家都织布,一家至少一台织布机,多的有七八台甚至更多,最多时全村有织布机400多台,大家都靠织布养家致富,闻名西北,有‘西北银行’之称。织一天布能挣一石麦子,当时都是靠天吃饭,好收成一亩地也难打一石麦子,所以说织布的收入还是很不错的。”

  日月一天天过去,谭家村居住的山东人越来越多,除了张姓,还有孙、谭、李等姓的人家,人口4000多,成为关中地区最大的山东庄子。张广文说:“我们家四世同堂,从祖父最初来陕到我的重孙子,已经传了6代人了。”

  现今阎良区新兴街道的官路村,也是一个山东庄子,大多数人祖上都是从山东寿光迁移过来的。村子里除了李姓,还有谷、韩、孙、刘等姓氏的人家,是十里八乡数得着的富裕村。“我们山东的老家在寿光市李家南邵村,1880年,我曾祖父就带着家人迁移到这里,到今天都130多年了,” 89岁的李仰槐,是李家迁移到陕西后的第三代传人。“听老人讲,刚到官路时,到处都是荒草,土地没人耕种。我曾祖父就在村子旁边的石川河南岸的土崖上打了个窑洞,一家人就算是安顿下来了。”石川河当年水多,滩涂地也肥,李家人就和其他山东老乡发挥老家种菜种瓜的技能,在河滩上种地,养家糊口,一代代传下来,形成了今天的官路村。改革开放后,官路村人又借助自身种菜的技能,和寿光老家的技术支持,大力发展设施农业,并带动周边陕西本土的村庄也种起菜来。官路村人日子越过越红火,成为远近闻名的蔬菜村、富裕村。

  口述史留下民俗乡情

  阎良区的山东庄子,100多年来,很多都还保留着山东老家那边的传统和民俗。谭家村人、阎良区山东移民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高铭昱说:“像口音,在庄子里,山东人说话都用山东话交流,出了庄子碰见本地人,立马变成陕西话,有意思得很。”在饮食上,山东人不爱吃辣子,尽管到陕西100多年了,也能吃点辣子了,但“山东豆豉酱”才是他们的最爱,每逢重要的节假日,山东庄子里的人几乎家家都要摊大饼,裹上生葱、正宗的山东豆豉酱,“好吃,就爱吃这一口。”

  高铭昱说:“在酒席上,以前山东人肯定要上的一道硬菜就是方肉,还有就是芫荽炒肉,都是地道的山东菜。”据张广文老人说,旧时谭家村不分贫富,在娶新媳妇时,都要张贴对联,以示喜庆,与对联相匹配的众多横批中,有一条书写着“六礼告成”,“这是必不可少的内容,六礼根据山东人的习惯依次是:问名(提亲,求婚)、纳彩(聘礼,又称纳币)、纳吉(又称凤占,即择期订婚)、纳征(即和媒人约好双方填写交换婚书,山东人叫做‘媒柬’),下来是请期(又称吉期,即是下结婚日期),最后就是还亲(即迎娶)。”

  李飞告诉记者,100多年来,山东移民和陕西当地人和睦相处,难见什么冲突和纠纷,双方的传统文化习俗也在慢慢地交融之中,在阎良区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

  张广文、李仰槐、高铭昱等老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祖辈迁移来陕的历史,即是家族的历史,汇聚起来就是村庄的历史,“祖辈创业的艰辛不易,村庄的兴盛,祖上留下的传统文化和民俗,需要一辈辈传下去,大家口述的历史,好多都是亲历的,再加上互相印证,更加具有可信性,听着也很有意思,希望后辈不要忘记历史,把日子越过越好。”


标签:阎良 山东移民 

欢迎您投稿“秦之韵 陕西村史”公益网。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明代关山的西安抚民厅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