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阎良村史

陕西渭北乡村婚俗

时间:2017-10-7 21:51:16   作者:冉学东   来源:陕西文史   阅读:1122   评论:0
内容摘要:陕西渭北平原上的人们古往今来秉持着这一传统思维,择吉日完婚是主家最上心的事了,一般来说,主家在娶亲前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他要在众多请来的相风中物色出相风头,相风头更像一个大管家一样,他会替主家操心少花钱过体面事。
    占卦说农历每月的三六九号是大吉大利的日子,生活在渭北平原上的人们古往今来秉持着这一传统思维,择吉日完婚是主家最上心的事了,一般来说,主家在娶亲前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他要在众多请来的相风中物色出相风头,相风头更像一个大管家一样,他会替主家操心少花钱过体面事。在相风头与主家商榷之后,确立相夫这一角色,事前的头天,相风头安排相夫携女婿带上酒肉之类的礼物去岳母家下请帖,相夫与女方商量席口的多少以及媳妇下轿钱的轻重。相夫出马把事说到辙里的话主家过事便就有方寸了,若是事说不到辙里的话势必就会让主家慌手慌脚了。
    主家在过事两日前的后晌天登门入户去请相风,相风们赶在旁晚前来到主家屋子围坐在一起喝汤,在相风喝汤的环节里,主家少不了为帮忙的相风发毛巾,香皂,香烟,点心之类的礼品,以示主家的仁厚。等她们各自喝过汤也拿到了礼品之后,相风头会因人而异着下分过事的活路,一般会考虑村上担任过会计或出纳的老者坐账桌,而能下势不投机耍滑的勤快人多数安排在帮厨,端盘,卫生,烧水等劳动强度较大的工作,响炮,管电,看茶,看酒一些相对轻生的活路多数考虑让下不了势,遇事胡钻乱窜的懒汉人去完成。至于,管烟的吃香活是相风头自己把管着。
    主家请来的相风在过事头天会不请自到的,男相风们要忙活借桌椅板凳以及摆桌椅板凳诸多事情,女相风在后厨要抹洗锅碗瓢盆之外,洗菜挑菜就成了她们分内的事情了。请来的厨师炒菜可口不可口,主家请来的相风吃过席面便毫不留情说出他水平的高与低。主家请来的相风和厨师忙归忙,而冲着新郎而来的三朋四友却只是一味着聚在洞房彻夜的打牌,似乎以此来延续传统意义上的烘房之说了,好客的主家照旧要为彻夜打牌的他们烧汤喝,也会照例一个不拉的给他们以礼相赠。娶亲当天,娘家准新娘和伴娘讲究在化妆前,吃娘家母亲亲手打的荷包蛋之后,她才能没有顾虑的去婚纱影楼盘头化妆去。过事的主家在过事的这日最先是招呼相风坐席,接着陆续招呼朋客坐席,其后,招呼亲戚家和助兴而来的锣鼓队吃席面,媳妇娘家人则考虑正午过后吃席面。在迎亲队伍中,相夫为媳妇娘家手捧一根莲菜出现迎亲众人的眼前,寓意成亲新人藕丝相连般的密不可分,亦如夫妻永结百年之好。在迎亲的队伍中手捧镜子的打鸡娃则有寓意一对新人早生贵子。
    迎亲使者们讲究吃过娘家的席面,才会心甘情愿去抬娘家的赔礼嫁妆去,而一路相随新郎的打鸡娃却要趁其不备,偷走娘家厨房里的热馍吃。吃毕,女方的主事提出要和他来换镜子,打鸡娃这下学会了搬扯,他手里镜子要等女方给了令他心满意足的封封钱之后,他才舍得手中的镜子与以交换,打鸡娃一旦争取了封封钱便默不作声的圪蹴在一旁等待着新娘上花轿,此刻,嫁妆上车的上车,屋子里该耍闹的继续耍闹着,听到锣鼓声铿锵有力的敲响了,屋外的鞭炮声霹雳啪啦的响起,围观的村里人见到新郎幸福的抱着新娘上花轿,伴娘和伴郎以及打鸡娃挤进花轿车里各扮演各的角色,男方车队直等到女方亲戚溜一个不拉的坐上车后慢慢驶向村外,沿途一路返回时,坐在押马车上的新娘兄长一旦瞅见坟地或路桥,他必然会扔出一沓纸钱以此冲散路上所遇的晦气。娶亲是个热闹事耍闹是必不可少的,婚车走到半道儿往往就会有人嚷嚷着停车歇息,很快,从车上下来些许毛头小伙子将新娘花轿车围得严严实实,他们犹如半道儿的抢匪一样拽开车门拉下伴娘,个别不顾脸面的小伙子在伴娘身上乱摸一通,惹得好心为新娘做伴娘的女娃失声大哭耍闹的小伙子才肯善罢干休,娶亲场面耍伴娘的陋习受到推崇文明婚姻更多人群的有力抨击,也许,熟于眼前的陋习耍伴娘渐渐地会淡出我们的视线。娶亲车队驶入男方所在的村口时,往往会撞见村妇手捧一道儿红绳子挡住花轿车的前行,若此,任由迎亲人员抛洒些许水果洋糖之类的东西,妇女红绳挡道的事就会自然而然的不攻自破了。迎亲车队便会顺顺当当的回到主家门前,看媳妇的乡亲将新媳妇花轿车围得严严实实,只见,新郎的嫂子端出一个盘子动作十分利索的取出糖果之类的东西朝花轿车的四周扔去,计较嘴舔的村妇们无所顾忌的捡起撒落在地上糖果,好在背过人的地方吃主家喜事撒落的糖果。主家请来的相风头进入角色,与女方反复交涉最终给了对方封封钱之后,他喝五喊六的叫来一群相风抬进娘家陪女的嫁妆,众人唯一的焦点便聚到了新娘下轿上了,从动身直到婚车到了自家门槛,无时无刻不在与相夫配合的新郎,此时放下自己以往硬汉的身段,他在相夫的扇忽下新郎为撒娇在花车上新娘连续三个行礼,坐在花车上的新娘抛出一个媚眼,允许他的新郎抱她回屋去入新房。
    尽管女方亲戚入座,主事的相风头按照传统的婚俗,要新娘的兄长手持榔头亲手将新房门洞之上的门帘钉入墙中,所谓一棰定音,在钉门帘这桩事上,讲究是一锤子下去一个眼,不能反复钉眼儿,相风头见到新娘兄长一锤钉眼的话,便会将五十元钱或者一百元钱的封封钱不打折扣的给他。若是,他动作违规的话,相风头出于对主家过日子的考虑就会对预先准备给他的五十元钱或一百元钱的封封钱打了折扣。待钉过门帘之后,相风头宣布结婚议程的开始,夫妻对拜拜高堂,交换礼物,彼此对誓忠贞不渝云云,为了活跃婚礼气氛,相风头挑逗着提出让伴郎伴娘喝交杯酒,在最后环节里,不能扭捏了,伴郎伴娘厚着脸皮偷偷一笑地彼此交杯了。婚礼议程结束之后,相风头兼顾证婚人宣布婚宴开始,肚子饿的咕咕响的娘家客动起筷子吃席面。此后,新郎新娘一对新人又要在相夫的带领下,为女方坐席的亲戚溜逐一的敬酒,在敬酒的过程中,女方的七姨八姑掏出早已准备的手绢儿予以回赠。吃罢酒席,亲戚走后,主家当晚为相风烧汤喝并以谢成礼相赠,终成眷属的一对新人有了洞房花烛夜,新婚两日之后新媳妇的娘家兄长便亲自登门接他妹妹回家小住一两日,此后,要成家没有几日的新女婿再次为岳母家送去礼品,接新媳妇回家算是一对新人过上清闲和美的日子了。

    欢迎您在“秦之韵 文史”公益网投稿。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守护历史责任、践行文化使命         十三朝故都“西安”       旅游同业导航.旅游从业者的入口   

秦之韵 陕西文史 公益网(陕西历史、西安历史) 公益广告

相关评论
秦之韵 陕西人文历史公益网 法律顾问:刘沙沙 | 金牌讲师:刘怡莎  陕ICP证030171号 陕西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