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百年西安

西安民乐园前世今生(曾经购物娱乐中心)

时间:2015-3-10 17:33:03  作者:西安峰哥  来源:西安晚报  查看:296  评论:0
内容摘要:民乐园,是西安城内解放路与东新街十字东北角的一处地名。民乐园,名字取“与民同乐”之意,由冯玉祥、宋哲元建于1928年,是当时的政府为鼓动就业,发展地方经济所建。建成后的民乐园成为一处繁荣的新市场,里面提篮叫卖、吹拉弹唱,包罗万象,拥挤喧闹,为当时的人们提供了一个新的生存环境,一度曾发展成为西安经济文化的旗舰。

西安民乐园前世今生(曾经购物娱乐中心) 

 民乐园改造前人们的生活场景

西安民乐园前世今生(曾经购物娱乐中心)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民乐园


在西安,知道民乐园这个地名的人肯定很多,但详细了解它的历史的人可能并不多,大多数人对民乐园的认识,只是停留在想象中:那曾经是一个热闹的地方。

 

  民乐精神从古就有

 

  民乐园,是西安城内解放路与东新街十字东北角的一处地名。现在,那里是新建的时尚商业圈、步行街。但这只能算是民乐园的“今生”。而要想比较完整地了解它的“前世”,时间得往前推很远……

 

  为了了解民乐园,采访前记者尽力搜寻它的相关材料,但是得到的内容却并不多。少的一句话概括,多的也只有三四百字的信息。

 

  从这些对民乐园的介绍中,我们大致可以得知:民乐园,名字取“与民同乐”之意,由冯玉祥、宋哲元建于1928年,是当时的政府为鼓动就业,发展地方经济所建。建成后的民乐园成为一处繁荣的新市场,里面提篮叫卖、吹拉弹唱,包罗万象,拥挤喧闹,为当时的人们提供了一个新的生存环境,一度曾发展成为西安经济文化的旗舰。

 

  这些信息里有一个关键词“与民同乐”,它是民乐园的得名来源,“民乐”二字也是民乐园的核心灵魂。

 

  “与民同乐”最早出自《孟子》。可见,民乐园表达的核心“民乐精神”其实自古就有。长期致力于西安志研究的市文联王民权先生介绍,《孟子》是一部著名的儒家典籍,它记录了战国时期思想家孟子的治国思想和政治策略。在《孟子·梁惠王下》有关“与民同乐”的一节中有云:“今王四猎于此,百姓闻王车马之音,见羽旄之美,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几无疾病与,何以能田猎也?’此无他,与民同乐也。”说的就是一种施仁政、民为本的思想。

 

  关于“民乐”这一提法的古老,著名作家鹤坪非常认同。鹤坪先生曾对老西安、对民乐园都进行过细致、深入的探究。在他看来,人类的民乐精神是贯穿始终的, “从古至今,人们对民乐的追求,超越了政治,超越了阶级,富人、穷人皆然,民乐思想因此有着薪火相传的根基,它从来不是某个人的一件事情。”

 

  民乐的含义相当广泛,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对不同人而言,民乐的具体所指各有差异。不过总体说来,从古至今,吃喝玩乐是一种民乐,蹴鞠骑射是一种民乐,安居乐业是一种民乐,歌舞升平也是一种民乐……虽然内容不一,但是毫无疑问,民乐思想表达着一种正面的、积极的、欢快的情感需求。

 

  所以,历朝历代,在群众追求民乐的同时,统治者对此也格外重视。据鹤坪考证,1900年慈禧来西安时,就曾提出过民乐的概念。而在清末,劝业道一位胡姓的道台,还有过在西安构建一座民乐园的想法。鹤坪先生介绍说,劝业道,是当时掌管一省的农工商业及交通事务的官署,类似于我们今天的建设厅。当时,这位胡姓道台在西安城考察了几处地方,先后在位于南门里的关中书院、西门里的贡院和城西南的太阳庙这三个地方选址。这三个地方有几个共同点,都有一定占地面积,名气都很大,而且基本空置。但是,在考察沟通中,这几处的主事者都不肯同意建民乐园,双方始终没有谈拢。其中,在考察关中书院这座几近废弃的学堂时,书院的人一听要在学堂建什么民乐园,觉得有辱斯文、不可理喻,还把胡道台等人赶了出去。后来,受地点和时局影响,建民乐园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取“与民同乐”之意建起民乐园

 

  也许在当时看来,建民乐园的构想只能胎死腹中了。然而,正如鹤坪先生所说“追求民乐从来不是某个人的一件事情”。所以,当时间过去了一二十年,一座真正的民乐园就在民国年间建了起来。

 

  据《新城区志》记载:民国十七年(1928年)9月18日,民乐园在东新街北侧落成。鹤坪先生为我们讲述了民乐园建成前后的情况。他说,清朝时,民乐园一带位于满城之中,原为军营。辛亥革命后,清王朝灭亡。由于战争的破坏,满城内大量建筑轰塌、焚毁,满城化为废墟。民国初年,陕西都督府下令拆除满城西、南城墙,随后提出要在这一带建西安新市区的构想。然而,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新市区的改头换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随后很长一段时间,民乐园这一片地方仍旧荒凉。民国十七年(1928年)秋,冯玉祥和时任陕西省政府主席的宋哲元,为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以“与民同乐”之意,在尚仁路(即现在的解放路)之东、东新街之北,修建了这座民乐园。民乐园里面设礼堂,围绕着礼堂又修建了许多店铺,建起市场。民乐园如同一个大堡子,为当时的人们提供谋生的机会,希望百姓可以在此安居乐业。

 

  从一些史料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民乐园当初的模样。建成后的民乐园东起尚俭路,西临尚仁路(即解放路),南接东新街,北至崇悌路(即东二路),占地面积25296平方米,是一个四周被高墙围起来的新市场,共设东西南北四个大门,大门为三孔拱门,当中的门洞最高最大,两侧的拱门稍低一些。拱门的门头水磨砖雕,高大气派。接着拱门的两侧,是倾斜矗立的两面高大青砖照壁。每个门上顶部都刻有“民乐园”三字。关于这四处题字,有一种说法称均为宋哲元所题,也有人认为南门为冯玉祥题字,其余三处为宋哲元题字。民乐园建成初期,那一带周边还比较荒凉,并没有什么高大建筑,民乐园的拱门远远看上去就显得特别突出,非常具有识别性,俨然成为当地地标。

 

  此外,还有资料称,关于这处民乐园,其实早在建成之前就已先得名了,1926年冯玉祥西北军在那里驻扎,当时的民乐园荒草丛生,人烟稀少,冯玉祥就以“与民同乐”之意,将那里改名民乐园了。

 

  民乐园的建设承载着当时新市区建设的商业需求与民生愿望。民乐园内,以礼堂为中心,前面是一处空地,周边交叉围绕的羊肠小道串起一家家低矮的平房和简易的毡棚,小铺小摊、提篮叫卖的纷纷开始在里面进行经营活动,让民乐园很有生机。他们中,有生意人,卖吃喝、卖杂货;有手艺人,剃头的、钉鞋的、磨刀的、补锅的;有卖艺人,说书的、唱曲的、打拳的、杂耍的,包罗万象,应有尽有……发展到后来,民乐园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不只在解放路一带名气大,就连北郊百花村、张家堡,东郊灞桥、十里铺的人都会慕名来这里买东西、看热闹。

 

  建成前后西安灾害连连

 

  然而,民乐园的诞生并不单单像表面上这样喜气洋洋,它有着复杂的历史背景,暗藏了西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1928年前后的西安,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景象?

 

  “民乐园建立前后的几年时间,西安的日子非常不太平!大致说来,经历了兵灾、天灾、瘟疫,中间还有一次不小的蝗灾。”作家鹤坪寥寥数语,为我们勾勒出了一个灾害叠生的时代景象。鹤坪强调,要真正认识民乐园,除了了解它的含义、它的功能,还必须了解它创建的历史背景。

 

  所谓兵灾,是指刘镇华围城之灾。1926年,河南军阀刘镇华率数万大军包围西安。围城八个月后,西安才得以解围。浩劫过后的西安,变得满目疮痍。

 

  紧接着这场兵灾而来的,是现在许多老西安仍谈之色变的民国十八年(1929年)年馑。所谓年馑,即荒年的意思。这场天灾从前一年就已显露。民国十七年,关中大旱,陕西大部分地区夏秋两季作物欠收。接下来两年灾情延续,三年六料粮食几乎颗粒无收,其中尤以民国十八年为最,这年,八百里秦川赤野千里。灾难中,许多人被饿死,严重的地方,村墟零落,牛马绝迹,白骨遍野。据《西安市志》记载,1929年11月统计,全省因灾死亡的约有250多万人,40余万人逃荒外省,全省人口由灾前的940万锐减至650万人。

 

  就是在这样的光景中,1928年秋,省、市政府“以工代赈”,决定利用修路等基础设施建设,让困难群众通过劳动获得赈济,缓解百姓的艰难生活。其中,尚仁路(即现在的解放路)旁的民乐园建设就是之一。

 

  不过,灾难并没有因为人们的意愿而停止。1932年,俗称“虎列拉”的虎疫(即霍乱)在陕西严重肆虐。数月间,全省死亡人数约十万之多,西安死亡九百余人。

 

  这些灾害的相继发生,使百姓流离失所,生活困顿,政府和一些慈善商家于是经常进行赈灾行动,帮助困难群众渡过难关。鹤坪先生介绍,民国十八年年馑时,人气旺的南院门和民乐园都是赈灾、放饭的常设之地。南院门附近,各大商号自发组织慈善赈灾活动。民乐园则常有政府的赈灾活动。

 

  由此看来,民乐园的创建并非是一处普通意义的城市建设,它既有解决特殊历史状态下一部分西安人生存困境的责任,又被人们寄予了追求民乐的美好愿望。

 

  民间记忆

 

  民乐园地下曾有防空洞

 

  薛世诺是生在民乐园、长在民乐园的“民乐园子弟”。小时候的他应该算是顽皮的男孩儿,穿梭在民乐园的每条巷巷道道里,也因此有了许多快乐的童年。

 

  他说,民乐园的地下有防空洞,他曾亲自下去过,就在蜡烛厂附近,上面用井盖封着。薛世诺回忆,那时自己才十来岁左右,和同伴在院子里玩,看到了这个井盖,因为好奇,就揭起了井盖,结果发现下面竟然是台阶,在好奇心驱使下,他们想下去一探究竟,于是找来几片破牛毛毡,把牛毛毡卷起来点燃,然后就举着当火把钻了下去。下去后,他们发现里面还有弯道,但黑洞洞地也不敢再往深处走,就退了回来。

 

  除此之外,薛世诺还记得民乐园礼堂每次演戏的时候,外面几分钱一包用报纸包裹着的瓜子花生摊的生意就特别好,此外还有一毛钱一大把的五香鸡爪,尤其是一位卖烂梨(当时并不是人人都吃得起好梨)的老师傅,那“烂梨不烂味”的吆喝声,至今让他和老邻居们怀念。

 

  民乐园也有过一个骡马市

 

  侯兰英老人今年81岁了。从1955年和家人来到西安时算起,已经在民乐园一带度过了半个多世纪。

 

  当年,侯兰英奶奶是跟随爱人从外地来西安投亲的。才来时,一家人就在民乐园附近的荒地里租了个席棚住。当时不远处的东城墙上长满荒草,还有人在上面放羊。几个月后,侯奶奶和家人才在民乐园里剧场东边的位置买了套房子,改善了居住条件。不过房子并不大,是两间小瓦房,花了多少钱侯奶奶早忘了,只记得就是在这两间小房子里,他们从三口之家发展到了七口人。

 

  采访中,侯奶奶还提到民乐园曾经有过一个骡马市。“骡马市就在我们这儿东门附近,人们在那里卖骡卖马。”据侯奶奶说,这个骡马市场存在时间很短,大概一年左右就只有卖菜的了,所以细节方面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关于这个骡马市,记者在采访时也听其他人提起过,但因为市场存在时间太短暂,人们都没什么印象了。


    欢迎您在“秦之韵 文史”公益网投稿。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守护历史责任、践行文化使命         十三朝故都“西安”       旅游同业导航.旅游从业者的入口   

秦之韵 陕西文史 公益网(陕西历史、西安历史) 公益广告

相关评论
秦之韵 陕西人文历史公益网 法律顾问:刘沙沙 | 金牌讲师:刘怡莎 陕ICP证030171号 陕西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