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渭南村史

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

时间:2017-12-5 20:05:56   作者:党增航   来源:富平县地方志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东门外窦村堡千户万家,西门外圣佛寺一座宝塔,南门外南湖水稻谷莲花,北门外玉带渠水流桥上桥下”。说起富平老县城,多数富平人的耳畔都会响起这首悠扬的民谣,这也曾经是老城“四门风光”的生动写照。一、老城春秋富平老城处于中山原余脉,中部平坦,四周陡峭,原称窑桥头。至元元年(1264),元军守将张良弼率部自义亭城(今旧县村南)...

“东门外窦村堡千户万家,西门外圣佛寺一座宝塔,南门外南湖水稻谷莲花,北门外玉带渠水流桥上桥下”。说起富平老县城,多数富平人的耳畔都会响起这首悠扬的民谣,这也曾经是老城“四门风光”的生动写照。

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

一、老城春秋

富平老城处于中山原余脉,中部平坦,四周陡峭,原称窑桥头。至元元年(1264),元军守将张良弼率部自义亭城(今旧县村南)移至窑桥头,据险筑寨,易名窑桥寨。明洪武二年(1369年),徐达经略关中,张良弼望风而逃,徐达即以窑桥寨为县治,始建城垣。正统初年(1436),知县高应举就高阜堑土为城,周长3里,高约3丈,自壕至堞高6丈,池深1丈,城池初具规模。借助自然地形,刀削斧劈,夯土筑城,“就高阜堑土为城”,使富平老城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堑城”。

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

后经明清历次修建,富平老城沿中山原走向,由西向东依次设置金城、连城两个辅城,形成了“西金城、中连城、东堑城”之势。以堑城为主,以连城为纽带,三城之间由通道、栈桥相通,形成了功能完备、可守可攻的“立体化”防御格局。堑城北依温泉河,南俯南湖,西有辅城,成为一处固若金汤、风景宜人的城池。清康熙九年(1670),邑人沈起潜制作《富平地舆图》,绘制当时的“富平十胜”,其中“第一胜”,即为“一城天峙,县治堑城如空中楼阁”。

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

1970年后,富平县治从老城迁到窦村,全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随之转移,老城逐渐失去往日风采,甚至成为被遗忘的角落。历经了650年风雨沧桑,如今的老城“四门风光”已荡然无存,但老城上依然保留的望湖楼、藏书楼、文庙、圣佛寺塔、老县衙、中国人民银行旧址等古建筑,印证了老城的辉煌历史。2000年后,随着互联网兴起,一些游客经常将老城的照片发到网络,使老城进入了更多公众的视野。其中中国人民银行旧址已经成为“网红”,被网友戏谈为:“最牛的中国人民银行!”。这是一座高墙深宅的清代民居,1949年富平解放后,百废待举,一切从简,这座民居就作为银行对外营业,上世纪七十年代后,废弃不用。

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

如今徜徉在老城之上,看不见塔楼林立的工地,遇不见川流不息的车流,听不见机器轰鸣的喧嚣声,时间像静止了一样,一切都显得静谧、安逸、简单。砖砌的巷道、明清的故居、和蔼的老人,使人仿佛穿越历史烟云,恍然间过上了“从前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从前锁子也好看,钥匙都精美”的慢生活。

2017年9月,我有幸参加了老城保护开发规划论证会议,聆听了几位教授学者对老城历史文化的精彩讲解。其中一位当地文化学者指出,老城的金城内,有一座保存相对完整的塔楼,在明末和清代一直作为富平的金库使用,而大家熟知的中国人民银行仅是当时兑换银票的地方。由于年代久远,信息闭塞,知道这座塔楼金库的人很少,因长期闲置,楼顶常有野鸟鸽子筑巢繁衍,故当地群众大多忘了它是“金库”而称其为“鸽子楼”。

二、寻觅“金库”

冬至刚过的一个午后,暖阳和煦。我和同事一时兴起,沿莲湖街向西直抵金城寻觅这座金库。金城,属城关街道东化村金城堡,为东化村驻地,是一个人口近千人、规模较大的自然村落(见范志强主编的《富平县地名志》)。进入金城堡,走到莲湖学校毗临巷道,碰到一位年长的嫂子,我们向她打听“何处是鸽子楼”?她应声答道:“鸽子楼?这家屋里楼顶有鸽子棚,就是鸽子楼啊。”还热情地说,可以领着我们上楼去看一看。沿着小巷,我们又找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探寻:鸽子楼—也就是明代“金库”在哪里?老人若有所思地说:“你们寻鸽子协会?再往前走几家问问”。我俩哑然失笑,看来多数金城堡的人对这座“金库”都知之甚少,寻找它的踪迹还真不容易。

三、偶遇药王洞

穿过金城的窄窄巷道,透过那些青砖蓝瓦的明清民居和近年新修的两层楼房,总能远远看到高高矗立的圣佛寺宝塔。我俩商量,找不到“金库”,就顺便拍摄些老城风景照吧。驱车前往,颇费一番周折,才进入寺院。站在中山原巅,仰望宝塔雄姿,俯视老城全貌,别有一番滋味。宝塔金顶在冬日暖阳的映照下熠熠生辉,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呈现出雄伟壮丽的盛唐气象。圣佛寺建于大唐元和元年(806),原名灵感寺。曾于金大定六年(1166)、清康熙五年(1666)两次进行重修。塔高七级,八角空心,青砖砌成,基层周长18米,第一层正南面石额阴刻“释迦如来第十六所真身舍利宝塔”及大清康熙五年等字样,第六级正南石额阴刻“大乘妙法莲花会上菩萨”十四字。据说,圣佛寺宝塔与法门寺舍利塔同级,是珍藏供奉佛祖真身舍利的佛塔。

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

在拍摄老城远景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一座建筑鹤立鸡群般耸立在一片低矮的民居中,青蓝色的古朴翘檐与新搭建的彩钢遮阳棚反差极大,显示出不一样的“身世”。莫非它就是我们要寻找的金库?按图索骥,我们在金城堡开始重新寻找。当又一次来到老城北门坡时,一位老人告诉我们:“鸽子楼”只是听说过,但照片中的老建筑可能是药王洞,以前在城关医院的院子里。

我们辗转来到城关医院旧址,这里已经是一家汽车修理厂了。在修理厂院子北边的高台之上,找到了药王洞。据清·乾隆五年《富平县志》记载:“药王洞在县西二里,有疾祷之,辄应。明正德间邑人孙果立病笃,梦神饵以药,即愈,建庙于此祀之,孙立山有碑”。此地于唐时建孙思邈庙,明代建祠时祀。几百年攸成烟云,如今庙宇建筑和明朝吏部尚书、富平人孙丕扬(孙立山)所立碑石已尽毁,好在还留下了药王洞,慰藉人们思古怀今、祈福康健。目测药王洞高5米余,深4米余,全部由青砖箍砌,门洞为磬石拱券,镶嵌两侧的条石镌刻有精美的书法,字体刚刚刷过油漆,大意为“云出洞口龙腾处,风和松声虎啸时”。这一对联立意深邃,为药王洞营造了仙骨道风、物我两忘的氛围。

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

四、走进金库塔楼

告别药王洞,我们准备结束寻觅之旅。返程时,看见路旁有一个小商店,就进去想碰碰运气。没想到,这位中年老板对“金库”了然于胸,给了我们“导航”一样的详细线路。原来,金城方圆不足百亩,民房密集、巷道窄匝,我们漫无目标的寻找,这些房屋和弯道总是遮挡了视线和塔楼的影子,致使原地打转却难以见到它的真面目。加之,金城堡的居民,都将塔楼叫为冯家旧宅老楼,故说到“金库”“鸽子楼”都鲜有人知。这正是“不识‘金库’真面目,只缘身在‘金城’中”。

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

夕阳斜照,暖色橘黄。寻觅了大半天,终于来到塔楼脚下。在高耸的塔楼之上,一群野鸽子或流连嬉戏,或栖息逗留,从容而自然,也难怪有人叫它“鸽子楼”了。塔楼高五层,大三间阔,青砖蓝瓦一线到顶,方砖之间弥合紧密,据传是用糯米汁与细白灰砌筑,且每隔数米就镶嵌钢钉加固,既坚固耐用,又防潮防变。塔楼坐北面南,高墙在背阴面只在最高处开设一个方格窗户;在南向正面,一层正中是仅两米高的门洞,铁板包裹着厚实的门板,并布满密密麻麻的门钉;再往上数米,是两排等高分布的拱券窗户,顶层出檐下是三个小巧的方窗。从威严的整体布局,到精致的细节设计,无不突出了“安全第一”的原则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功能,也从侧面证实了这是存放金贵之物的地方。塔楼前面东西两侧对称分置着两间厦房,看似普通,实则玄机暗藏。据一位自称为冯宅第四代后人的老者讲,厦房作为洽谈生意、确认身份之用,这样就避免了“闲杂人等”混进塔楼。

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探秘富平老城之金城

据当地文化学者考证,该建筑建于明代末期,是当年衙门专门存放金银元宝、金锞、银锞之重地,同时也是地方银两和钞票的结算中心。几百年来,历代县衙都在此存放金银包括后期使用的纸钞。因此缘故,才有了金城的称呼(见孟军政编著的《你不知道的富平》)。站在石佛原高处向北远眺,老城之上有三座醒目的建筑,即堑城的望湖楼、金城的明代塔楼和圣佛寺宝塔,三座建筑自东向西一字排列,气势雄伟,煞是惹眼。

堑城、连城、金城,望湖楼、明代塔楼、圣佛寺宝塔,这一串串蕴含历史底蕴的名字,就是老城不老、老城还在的价值所在,也是富平传承创新、以启未来的文化符号。 (摄影 党增航)



    欢迎您在“秦之韵 文史”公益网投稿。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守护历史责任、践行文化使命         十三朝故都“西安”       旅游同业导航.旅游从业者的入口   

秦之韵 陕西文史 公益网(陕西历史、西安历史) 公益广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富平历史上的怀德县
相关评论
秦之韵 陕西人文历史公益网 法律顾问:刘沙沙 | 金牌讲师:刘怡莎  陕ICP证030171号 陕西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