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陕西民俗

陕西方言“咥”

时间:2013-11-25 14:59:37   作者:孙立新   来源:西安晚报   阅读:1056   评论:0
内容摘要:作陕西方言把动词“吃”又叫做“咥”,但是,“吃”和“咥”又存在着一定的差异。“吃”字一般用在“吃饭、吃菜、吃肉、吃烟、吃水、吃亏、牛吃草、吃官司、吃黑食(受贿)”等语境里。陕北晋语把“吃”字读作入声,关中把“吃”字读作阴...
                      陕西方言“咥”

吃和咥 赵国明


陕西方言“咥”


陕西方言把动词又叫做,但是,又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字一般用在吃饭、吃菜、吃肉、吃烟、吃水、吃亏、牛吃草、吃官司、吃黑食(受贿)等语境里。陕北晋语把字读作入声,关中把字读作阴平,陕南大部分地区把字读作chi。但是,由于陕南人口来源比较复杂,如近代就有川、湘、鄂、粤等省人的迁入,于是,如今陕南一些人把字读,如岚皋方言字就有chiqiqia三种读法,安康、汉阴、镇安、白河方言有chiqia两种读法,平利方言有chiqi两种读法,商南把字读作qi


我们从明代作家马中锡的《中山狼传》里可以见到陕西方言的一些词语,如狼愈急,望见老牸,曝日败垣中,谓先生曰:可问是老!’先生曰:乡者草木无知,廖言害事。今牛,禽兽耳,更何问焉?’狼曰:第问之,不问,将咥汝!’”这段话里一个是zì”,指母牛,陕南宁强、勉县、留坝、汉中、城固、南郑、汉阴把母牛叫做牸牛,西乡叫做牸牛子;另一个是dié”,其本义是,引申义是,现代陕西方言常常用到此字,对其考据的内容如《广雅·释诂三》:咥,啮也。《易·履》:履虎尾,不咥人。等。


其实,在陕西方言里是有一定区别的,是最通常的、普遍意义的用法,如上文所举的吃饭等。字的用法却具有特殊性,其具体含义有三点:一是大口地吃耐饥的食物;二是放开肚皮吃;三是很痛快地吃。只要具备这三点中的一点就可以说,如可以说咥了一大碗扯面三个人把四斤牛肉咥完了他一阵子就把一个大西瓜咥了。但如果说咥瓜子儿、咥豆腐、咥橘子、咥菜、咥米饭的话,似乎就不能成立,至少人们不习惯这么说;另外,字一般不能跟不、没、嫑等具有否定色彩的词语搭配,例如人们一般不会这么说,他就连半个西瓜都没咥下你干脆就嫑咥这碗刀削面了;第三,吃烟、吃水、吃亏、牛吃草、吃官司、吃黑食里的字不能置换成字,这是由搭配习惯所决定的。


  “都是汉语中使用很早的字,我国最早的词典、东汉学者许慎《说文解字》的口部就收录了这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最初却都不具有的意义,的本意是指结结巴巴的样子,《说文解字》解释道:吃,言蹇难也。从口,气声。后来的人把字的声旁写成了。《玉篇·口部》解释道:吃,语难也。而且字最初的读法是字在《说文解字》里是:咥,大笑也。从口,至声。这个字的读音有五种:一是《广韵》里的chì,然而《汉语大字典》等工具书没有chì这个读音,这是不对的;二是《集韵》里的;三是本文所讨论的动词义的dié;四是咥咥xīxī”是欢笑的样子;五是z hì的意思。其中一二种读音都是大笑的意思。字还有一个异体字是旁上下两个字,《集韵》对这个异体字的解释是吃坚也,很有意思的是,这个解释跟上文所说的字具有大口地吃耐饥的食物的意思是一致的。


  语言学界至今还弄不明白动词义的怎么就读chī了?笔者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 chī很可能就是字在古代方言里读法演变的结果,其最典型的佐证如关中方言把合适字读如,但适合字却不读作吃(喫)、食、适都是入声字。


  顺便说说,西安回民说,说,也说咬咂咬咂,顾名思义,咬者,咥也;咂者,吸吮也。咬咂合起来就是吃、咥




标签: 陕西方言 咥饭 

欢迎您在“秦之韵 文史”公益网投稿。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相关评论
秦之韵 陕西人文历史公益网  陕ICP备08105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