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蓝田村史

华胥镇新街村历史概述

时间:2021-3-15 11:35:58   作者:天地熹宝   来源:网络   阅读:508   评论:0
内容摘要:西安市蓝田县华胥镇新街村历史:新街村位于骊山南麓,灞河北岸,是蓝田的西大门,更是蓝关古驿道的必经之地,也是蓝田历史上有名的古镇。




新街村位于骊山南麓,灞河北岸,距西安东三环7公里,距西安市灞桥区10公里,距蓝田县城17.5公里,是蓝田的西大门,更是蓝关古驿道的必经之地,也是蓝田历史上有名的古镇。其地理位置得天独厚,101省道从村中通过,西蓝高速从村南通过,西沪高速从村北通过。

新街村西接灞桥区燎原村,东接华胥镇侯家铺村,北连华胥镇东邓村,南临灞水,隔河与灞桥区东李村相望。

新街地形有平川、沟壑、山岭,黄土沉积层厚,村民居住在省道两侧长达两公里的地段内。新街村属暖温带半湿润大陆性气候,四季分明,自然条件优越,主要以农耕为主。

新街村人文历史悠久。考古发掘的灞河流域北岸二阶台地上的仰韶文化晚期和龙山文化早期的“新街遗址”证明约在四五千年前此地已有人类活动,且极有可能为早期的城市雏形,地理位置非同一般。

相传,新街村曾三次迁移村址。最早村落紧沿灞河岸,后因灞水暴涨不断冲垮河岸,迫使村落北迁;清朝早期村民移到北崖上挖窑洞居住,直到新中国成立;因窑洞年久遇雨季不安全,1979年至1985年村民先后搬出土窑洞,迁省道两侧,才形成了现今村落规模。
新街村村名来历据有关资料查考和口传有三种:一、《西安通览》载:村落原名古城子,明洪武年间,因连降暴雨,灞水聚涨,村舍建筑被洪水冲毁后重建街市,更名为新街。一、传说明末李自成率军路过灞桥区燎原村东边的李村街,将其街烧毁,又有说灞河以南贺家街败落村民迁至该村。三、又有老人传说,战乱烧了原街道后建起了新街市而得名称新街。清光绪年间吕懋勋修《蓝田县志》已载,明代有新街镇村落名。总之,新街村因新建街市而得名。明朝至新中国成立后1 95 8年前新街村无论隶属如何变化,村子名称均为新街镇。


新街村村民均为汉族,村中共计有牛、陈、支、古、张、宋、罗、魏、姚、吕、王、余、李、赵、许等姓氏十五个,其中牛、陈两姓人数最多,占村民90%以上。据传新街镇牛氏系山西打锅牛后裔,明朝时先祖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村下迁到河南巩县后又迁至商洛,不久,其一支又由商洛迁到蓝田县(古城子)。到古城子后牛氏先后将祖先埋葬在牛氏祖坟,俗称牛家坟,历代牛氏后人每年均在此举行祭祀活动;陈姓据老人口传,系从河南、山西、陕西等地不同时期分别迁居于该村;其它姓氏则系新街镇建街市后,云集到新街街市做生意定居繁衍而来的,如古姓,相传为清末从周至县迁居而来,侯、吕姓系河南迁居来,魏、张、支、宋、王等姓氏均从本县境内迁居而来。

清末民初,全县分为22里,新街镇属县西北故景里三甲。1949年5月23日蓝田解放后,全县共设14个区,新街时归华胥区管辖,称新街镇。

1950年4月,归洩湖区华胥乡管辖,仍称新街镇。1958年9月,华胥乡改为新华人民公社,新街隶属新华人民公社管辖,称新街生产大队。十年动乱中,将华胥人民公社改为红卫兵公社,新街生产大队改为新风生产大队。1977年恢复华胥人民公社,新街隶属未变。1984年6月,华胥人民公社改为华胥乡,新街大队改为新街村。1996年8月华胥乡改为华胥镇后,行政隶属关系一直未变。

新街镇,自古为蓝田县的西大门,西至长安城中心,东至蓝田县城,北至临潼县城,均为四十华里,县境内六条官马大道之一的古驿道(蓝关古道)穿村而过,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交通极为便利。在那肩挑背驮、马拉骡运、行人步行的年代,新街镇正是商家、差旅投宿歇脚之处。明清时期,新街镇有公馆和驿铺,带动了农副产品的交流和手工业、餐饮等产业的发展,古镇集市兴旺繁荣,被誉为蓝田八镇之首。

新街镇主街位于蓝关古驿道上,临街两面店铺林立,商号云集。商贩、行旅、官员、路过及赶集人,人来人往,十分热闹,街内商号聚集,如“养性堂”药铺、“俊发活”杂货店、“新街民立生盐店”等。

新街镇作为商业集镇,兴盛于清代早期,逢双日为集,特别是农历二月集会规模最大,会期长达半月之久,从二月二十二到三月初八日。时商贸云集,市场繁荣。而骡马会场面大。在那农耕为主的年代,牲口交易极为重要。盐店、金店、粮店、肉店、药铺、日用百货等生意兴隆。河南的商贩,陕西安康来的茶客,西安东关的大车、蓝田的马车,新街镇是南北经商人交汇之地。人流涌动,摩肩接踵,四面八方的人们均来赶集赶会,届时周围香客艺人纷至沓来,演戏杂耍,迎神赛会,摆摊卖货的聚集于街道两旁。卖日用百货的,卖手工艺品的,卖熟食小吃的通宵达旦,盛况超过平常集市。

建国后,街市随镇行政中心的东迁逐渐迁移到华胥镇油坊街,但新街仍有国营商店、饭店、卫生所、磨坊、轧花厂,至上世纪80年代,新街旧址尚存,旧街道遗址480米长,可想当年的繁盛。

新街村历史遗址有仰韶文化时期的“新街遗址”,古寺院遗址(今人称寺坡)、城隍庙遗址、马王庙遗址、娘娘庙遗址、玉皇庙遗址、瘟神庙遗址、汉代炼铁铸造大钟遗址,还有清末民初关中大儒牛兆濂故居等。

新街遗址 位于现新街村西土崖上,东西长约600米,南北宽约500米,总面积约30万平方米,高于现今灞河东40~50米,1957年被中国科学院考古人员首次调查发现,1992年被蓝田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西商高速公路开工建设,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新街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探方挖掘64个10×10米,发掘面积共计约6000平方米。发掘房址3座,陶窑9座,窑穴(灰坑)400个,灰沟33条,马骨坑1座,同时出土了大量的生产工具、日用陶器以及装饰品等文物。

新街镇公馆 据清光绪元年吕懋勋编《蓝田县志》记载:“新街镇公馆为同治九年知县吕懋勋筹款创建,计三进,每进三间,共房九间”,建国前尚有建筑存留遗迹。

关中大儒牛兆濂故居 故居有土窑洞7孔(沟南4孔,沟北3孔),南面4孔窑洞前有土围墙和门楼,院东边有竹园,门楼上挂有清政府颁发光绪戊子科文魁牌匾一块;沟北3孔为学坊窑,沟两边有一座高8米,长10余米土桥相连。在学坊窑洞前曾有联日:陶复肇室家,后妥先灵前听事;穴居避风雨,左藏农器右储书。学坊窑内挂有孔子画像,画像两边书:笔落警风雨,诗成泣鬼神。是先生教书的地方,现今土窑洞在,其设施已荡然无存。

村内还有庙宇若干处,村西四组寺坡,相传是汉唐时代寺院遗址,寺名、年代不祥。查光绪元年吕懋勋编《蓝田县志》第八卷祀祭志有两条记载在地理上相对符合,一日有玉山观在县西北四十里,元时建。一日龙崖寺,在县西北四十里。该寺有可能为龙崖寺,在寺坡东下边有清代城隍庙遗址。另村子街道西头有马王庙遗址,街道东头有娘娘庙遗址,有大殿、门楼、东西方向,而马王庙是南北方向,两座庙在同一水平线上,都为清光绪年间修建。瘟神庙在二组八家巷内,民国时修建;玉皇庙在新街一组东边。村中庙宇均留有遗址。

官洞子 为避战乱、匪患,人们在崖下挖了大窑洞,洞内两边有小洞。据老人讲,在过去全村人藏在大洞中,一家一小洞,可供起居储藏,人们在洞中生活数日,以避战乱。洞长二百余米,人工挖成,可见人们为了生存保命所修工程之艰辛。

新街村地处灞河河谷地带,土地肥沃,灌溉便利,交通顺畅。村民有浓厚的农耕观念,固守本分,能吃苦耐劳,对土地依赖性较强。新街村很早便在河滩地栽种水稻、小麦、玉米等主要粮食作物。关中大儒牛兆濂《灞川秋》诗云:“借问先生何所乐,晴川新稻豆花风”。可见当时蓝田西川灞河沿岸普遍种植水稻及豆类粮食作物。


新街村与灞河、白鹿原遥遥相望

由于灞河水患严重,明代水淹重建街市,清道光七年、九年、十年,河南商城人罗定约在蓝田任知县期间,在村内主持修筑河堤以御洪水。清道光十六年,知县胡元瑛因冯林寨、新街镇水患多发,在县城南关外修建龙王庙一座,门楼三间,左右游廊六间,正殿三间,与此同时,清政府还在新街镇设塘汛,由官府特派汛兵两名。随着时间的推移,灞河水域面积和水量逐年减小,水患少了。建国后村民于1962年修了200余米河堤,1963年村民在村党支部领导下开始修河堤,人们向河滩要地,向地要粮。当时人们流传这样一句话:要吃四百三,决心下河滩。经过十年奋战,终于完成了大堤加固工程,块块稻田闪金光,田边杨树排成行。1978年农田大会战,将水田地垫上土才变成了旱田,人们不再栽种水稻了,种小麦、玉米等。 1980年新街建成抽水站,农田灌溉条件大为改善,群众在大力发展主要粮食作物的同时,辅以谷类、豆类、薯类、经济作物,农业生产效益不断提高,在村两委会带领下,广大干群调整产业结构,根据本地地理条件,大力发展多种经营,先后种植过苹果、梨、桃、枣、葡萄、西瓜、猕猴桃、樱桃、草莓等,养殖过猪、鸡、牛、羊、兔、鸽子、蜜蜂等。

新街村早在1960年就通了电,是蓝田县农村第一个通电村。

1980年后,部分村民陆续购置了大中型拖拉机,1990年全村拥有农机具10多台,大部分实现了耕种、运输、脱粒机械化。至2010年,全村拥有拖拉机、收割机、播种机、旋耕机、农用车共70余台。

手工业发展绵延不绝,编织、打铁、制作豆腐至今流传。乡镇企业兴起后,有造纸厂、砖瓦厂、编织厂、冰棍厂、预制厂、沙场、轧花厂等。2010年西北家具工业园在新街村征地900亩,之前的水浇地全被征用。

改革开放后,兴起建房热,人们从上边土窑 搬出,在平地盖上土木结构瓦房。 1990年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村民家家盖起砖混结构的两层小楼,土木结构瓦房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2009年全村用上了自来水,告别了吃水全凭肩挑的历史。

清末民初,关中大儒牛兆濂先生在蓝田芸阁学舍主讲期间,推演《吕氏乡约》,讲礼制、教民众,使蓝田乃至关中地区风俗为之一变。作为先生故里的新街村自然受到了深刻影响,多年来,村人重视礼节、崇尚科学、崇尚古风、重视祭祖,将传统与现代相结合,团结向上,邻里和睦,扶危济贫,对公益事业热心。

新街人由于受牛兆濂先生的影响和儒家思想的传承,特别重视对下一代的德育教育,孝敬父母,关心老人,不忘祖宗,助人为乐。每逢春节、清明节、十月一,村民带后代上坟祭祖,怀念祖宗。如今新街村成了精神文明之村,形成了正派、纯朴、勤劳的村风。

清末民初以来,即有秦腔自乐班、民间社火、锣鼓、秧歌等活跃乡间,参与公祭华胥氏、祭家族祖先、婚丧嫁娶等重大活动,营造乡约共守、邻里祥和、健康向上的和谐氛围。每年农历新街二月会,清明、中秋、春节等重大节日,由村委会领导选择热心文化活动者组织开展文化娱乐活动,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精神生活。

建国后,新街村社火在方圆独树一帜,由村中青年男子进行表演,人数多达50余人。高跷七尺(两米多)且在上崖小坡等地形复杂、羊肠小道行走表演,如履平地一般,极尽高跷艺技之能事。至今仍是村中人茶余饭后的美谈。另外村东窑、西窑的锣鼓队,农闲时节,庙会之时,伴以秧歌旱船进行表演,锣鼓喧天,表达了农家人内心的喜悦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1964~1965年新街文艺自乐班在牛象坤、陈戌生、陈智祥、古登高导演下,排练了《血榜记》《白毛女》《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剧目,特别是《野火春风斗古城》轰动了西川,荣获灞桥区文艺会演二等奖。

1969年后期,继续排练了《红灯记》《卷席筒》《铡美案》《藏舟》《窦娥冤》《三娘教子》等剧目,从初一演到十五,周围村庄的人都赶来观看,人山人海。现今村中已掀起健美操,跳广场舞的健身高潮。

新街村人历来重视传统文化教育,涌现了一批民间文化的坚守者,教书育人的授业者。新街村牛氏家族是村中两大姓氏之一,自明以来家谱排序为:必、文、永、清、儒,忠、孝、持、家、远,诗、书、继、世、长。后十辈:“忠孝持家远,诗书继世长”为牛兆濂给续排的。以关中大儒牛兆濂为代表的牛氏家族秉承家训,重视文化教育,注重修养的美德。牛约斋因家贫从商,但始终不忘仁义修养,教子成才,治家有方。新街二组牛人良是红白喜事司仪,虽年已八十,但幽默风趣不失沉稳庄重,深受群众欢迎。牛清璋(字子宜,牛兆濂之三子)为中医医生,行医村中,声播关中,曾被村民挂赠“德惠乡里”牌匾一块,已于1959年病逝。已故退休教师陈玉书,别号骊山樵夫,毕生热爱传统文化,育人不倦,喜爱书法,经常自拟楹联,写古诗词书法作品,多被乡党收藏。已故退休教师陈琳一生酷爱书法绘画,并创作许多书画作品,曾任西安太白书画院理事。退休教师牛忠永自幼喜爱书法,现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许多作品被县内外人士收藏,现任陕西诗词书法研究会理事,西安国港书画院会员,西安黄河书画研究会会员。原山西天阳钛合金总公司总经理牛忠东,在工作之余喜爱文化艺术娱乐,亲自任蓝川联艺会社负责人。现在有秦腔演唱队、锣鼓队、秧歌队,每逢周六、日自乐班演唱者多达50余人,观众有来自西安东郊的,二炮的,庆华的,向阳的;还有本县华胥的,外村的,活跃了村中老年文化生活。热爱中医的陈德育和村卫生室陈涛医生,医德医风高尚,医术精湛,方圆数里群众慕名前来求医问药,深受村民称赞。陈志昌兽医,医术高明,闻名乡间,1956年全村人联合赠“服务乡里”等大型匾额三个。


关中大儒牛兆濂

牛兆濂(1867~1937年)字莲塘,后又字梦周,号蓝川,民间传颂牛才子,新街镇人。9岁人私塾,清光绪八年(1882)参加县考名列榜首;十年(1884)入关中书院专攻儒家经学,翌年充任志学斋斋长。十二年( 1886)补廪生,并被聘为塾师。十四年(1887),听柏景伟讲学于关中书院并受教于李菊圃、黄小鲁等人,翌年中举。十六年(1890)任白水彭衙书院山长,始治程朱理学。二十四年(1898)管理蓝田县里衙局。1900年,关中大年馑,先生主持赈恤甚力、清正廉明。亲自制定局规,率先执行,后辞职讲学于芸阁学舍。1903年,巡抚升允以关中书院改建陕西第一师范学堂,聘先生为总教席,多次书函敦请,而不就,后派人持聘书,登门相请,才勉强随去。但三个月后,决然辞归,仍治程朱理学。1907年任蓝田劝学总董兼高等小学堂长,是年秋被选为省咨议局议员,后又任省咨议局常驻议员。不久即辞去常驻议员职务,讲学于鲁斋书院。1909年,应陕西存古学堂之聘,分管教务。1912年初,原陕甘总督升允率兵攻陕,企图复辟,先生曾亲自西出礼泉劝升允罢兵。1913年起,在三原正谊书院主讲。1918年,先生归讲蓝田芸阁学舍,慕名求学者众多,学生遍及大半个中国,乃至朝鲜等。1926年,刘镇华久围攻西安城不下,曾到故居新街鸣鹤沟拜访,先生闭门不见。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先生义愤填膺,积极倡导抵制日货,用攘外之说激励学生爱国救亡。1933年,日本侵略者进占山海关,承德失守,先生忧愤国事,与兴平张果斋组织义勇军500人,通电全国出师抗日。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华北,患病在床的牛兆濂闻讯后病情恶化,于夏历6月21日在芸阁学舍愤然辞世。

先生逝世后葬于他终生讲学的芸阁后冈。各级政府予以拨资助葬。《大公报》以“关中巨儒牛蓝川先生逝世”为题作了报道,并被地方政府特准入乡贤祠,每年九月二十日,公祭于芸阁专祠。

先生一生著作颇丰,有《吕氏遗书辑略》4部,《芸阁礼记传》16卷,《芸阁礼节录要》、《秦观拾遗录》、《音学辨微》等,并主编民国《续修蓝田县志》,又有《蓝川文钞》12卷、《蓝川文钞续》6卷、《蓝川诗稿》等。





标签:华胥镇 新街村 

欢迎您投稿“秦之韵 陕西村史”公益网。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