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蓝田村史

前卫镇凫峪与荆峪沟(地名辨析)

时间:2016-5-21 12:12:27  作者:挺直的松  来源:陕西文史  查看:26  评论:0
内容摘要:蓝田县前卫镇凫峪村与荆峪沟:荆峪沟的得名就源自荆山,峪是山的出口,秦岭有七十二个峪,荆峪不在其内。荆峪并不是山的出口,只是一条沟。《蓝田县志》上也有记载荆山,又名将帅圪。就把荆峪沟叫成鲸鱼沟了。凫峪属于荆峪沟的发源地,也是荆峪沟水的发源地,【凫峪】位于白鹿原的东南,荆峪沟的上游,是荆峪沟的发源地。

 

                       凫峪与荆峪沟(地名辨析)

 

    荆山,即将军岭,又名将军疙瘩,当地人叫谐音就成了(将帅)浆水疙瘩。它虽然说不高,只能算是一个岭,但它却是白鹿原与秦岭唯一的连接处。白鹿原就像是一个大西瓜,将军岭就是这个瓜的藤,秦岭就是瓜蔓。


    在远古时代白鹿原是一片汪洋,经过多次冲击,沉淀才形成的。修红旗渠时把连接南山的岭截断,才形成了现在的孤立的疙瘩状。从修渠道切开的断面可以看出一层细沙土,一层石头,层层堆积。后来可能又发过大水冲击,把荆山四分五裂,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东边有灞河支流,南边有浐河支流,西边有峪水冲刷,三水相拉,拉走了许多沙土,使得荆山又低又矮,说是山实是岭,就它现在的高度来看还没有尤家岭高。


    荆峪沟的得名就源自荆山,峪是山的出口,秦岭有七十二个峪,荆峪不在其内。荆峪并不是山的出口,只是一条沟。据我村郭家祖坟出土的墓碑的碑文记载:“公姓郭讳朝臣字佐卿世隶蓝邑牛心峪遭遇世变迁居鹿塬之凫峪里即荆峪之发源地也”,由此可以看出“荆峪沟”之名是正确的。《蓝田县志》上也有记载。“10.荆山,又名将帅圪,县城南8公里处,海拔1000米,因汉代长水校尉屯兵于此,故得山名,南靠尤凤岭,北接白鹿原,为荆峪水之发源地。”因为这里是发源地,水的流量小,冲刷力就小,所以沟浅岭低,随着向下流去不断接收各路水流,聚集越多流量越大,冲刷力也就越大,沟壑也就越来越深了。荆峪河属于浐河的一个支流。据《蓝田县志》浐河“主要支流有库峪河、汤峪河、岱峪河、荆峪河。”“荆峪沟河,讹称鲸鱼沟水,古名长水,源于荆山西麓的毛家十字,西北流向,先后汇峪沟水、聚仙坊水、韩家沟水、李家沟水,至孟村乡的朱家沟村南入长安界,流长约16公里。再往西北流11公里至灞桥区的高桥西3公里处汇入浐河。”


   凫峪属于荆峪沟的发源地,也是荆峪沟水的发源地,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村名的来历, 据《凫峪村史》“【凫】鸟凫水的意思,原来有一种水鸭子生长在这里。【峪】山的出口。秦岭有72个峪,凫峪并不是山的出口,72个峪里也没有它。【凫峪】位于白鹿原的东南,荆峪沟的上游,是荆峪沟的发源地。荆峪沟的上游分为两个发源处一处在魏家沟的上方康豁口,一处在凫峪的上方将军疙瘩下方。后来,有人编了个传说,就把荆峪沟叫成鲸鱼沟了。文化大革命中改村名为防修大队。有时也有人错误地写为富裕村。”


    凫峪与荆山的分界应该在郭家阴坡与毛家十字接壤处,因为荆山的土质是沙土,凫峪的土质是泥土。别看现在人们不再重视粮食生产,凫峪这个地方让有些人认为地理条件差,是一条烂沟。那多年凫峪可是一个产量的宝地,低标准时期,原上人可羡慕啦,纷纷把姑娘嫁着来,上一等子订原上的就不少。


   凫峪是荆峪沟的发源地,地势是东高西低,南北高中间低,成簸萁状.最东边的尤家岭略高于荆山成为白鹿原最高处,和荆山相望,两者应为一个整体。南北岭夹击中的沟道地势平坦而且开阔,成鱼肚状。从将军红旗渠道的断面的一层沙石一层细土可以看出,原来这里是一片汪洋,通过冲积形成白鹿原,水位的下降,河流的冲刷,拉了这条沟,所以发源处荆山脚下高,随着水流的不断加入,冲击力越来越大,沟道越来越宽而且越深。主要是接入施家渠水,四凹沟水。施家渠从尤家岭脚下发源到施家高头塄下与主沟接通。四凹沟水发源于何家沟地中的一个泉眼,向西又折向西北汇集了南岭湾水加大了冲击力度,沟立时开阔加深折向西去,到了沟口处又折向西北更加开阔。三道水的冲击到小洼打了个旋,形成更加开阔的地带,因前方的阻击收拢了冲击的方向偏北向西流去。沟底土地平坦肥沃,黑油土。它的东边荆山和尤家岭受水力冲刷,东边有陶峪河河流,南边有老虎沟河流,两者夹击使荆山从南山分开形成细脖项,成为白鹿原与南山唯一的连接处。在荆山与尤家岭之间有荆峪沟水的冲刷使二者之间形成低洼而分开,形成两个孤立的高地。从尤家岭向西通到迁河门前,这片塬体东高西低,土地肥沃黑缮土。南岭湾南北高中间低洼地东高西低。土地肥沃。施家高头就是尤家岭下土地质量差是坡体,东西南坪成不规则的平台或坡体,特别是西平通到施家高头门前是施家渠与荆峪沟水的分水岭。荆山土质是沙土,地质差,四凹沟以西成坡势南高北低,岭上较平坦。


    白鹿原的传说与荆峪沟和荆峪水的发源地到底是哪里,现在有人写文章有了讹诈。请看看下边这些文字:“传说远古时期,这个已经被成为人间福地的地方突遭劫难。天帝命白鹿仙子下界消灾播福,重塑福地。白鹿首先来到巨东村村南的小沟畔,这时正好遇到周平王的卫队。周平王正在原上考察建立新都之地,他为得到神奇的白鹿,便命卫士拼命追赶,白鹿突受惊扰,将口中所衔灵芝掉落在今巨东村南的小沟,从此这地方就生长灵芝。周平王虽未获得白鹿,却仍然要在这块被看做是“龙穴”的原上筑城,谁知这高原腹中并非潜藏着龙,而是潜藏着一只千年神鲸。神鲸原是天上的神龙大将,因与白鹿仙子相爱而被天庭遣下凡间,在此沐浴厚土精华,等待机会与白鹿仙子相会。这天,神鹿被突然惊醒,只见千军万马正在原上夯基筑城,白鹿因怕负城不起,只得慌忙西逃而去。于是便在原上拉开一条大沟,从此人们便把这原叫做白鹿原,把这条纵贯原上的大沟叫做鲸鱼沟。据说当年神鹿潜藏的地方就在现在的鲸鱼湖(路源水库的下面,而她的两个尾端的分叉就成为鲸鱼沟水的两个源头,其中一个源头就是巨东村南的小沟”。


    以上这些文字纯属胡编乱写,就白鹿原的传说来说,应该在原东之处。传说虽说是胡说,那也是古代人胡编的,也不是现代人才编出来的。流传下来的地名就足以证明,传说的地方。吴村庙(无村庙)没有村光有庙,鹿走沟,腰刀村,这些地名并不是现在人编造出来的,这些地名白鹿原传说中也有,请问巨东方园有吗?《蓝田县志》上也说荆峪沟水发源于毛家十字。聚仙房的传说我年幼时听队上的陈志清老人说过那是八仙在此等候聚集,然后才去八仙庵的。请看看白鹿原的传说吧。

 

   传说,西周末期,西方兴起一支凶悍的部落犬戊,对已经开始走向衰败的西周镐京都城造成严重威胁。周幽王被犬戊杀死后,新登基的周平王因镐京无险可守,岌岌可危,乃与大臣商议,决计另行择地建都。不日,平王便带领执掌星象扶乩等大臣们,在大队卫士的簇拥下,向东涉过滔滔的滋水河,登上平展展、莽苍苍的一座原上。此原三面环水,一面接南山;从原上向西北可以瞰制广阔的渭河平原,东南依靠终南山,进退可据,军事地位极为有利。平王过去曾随幽王来原上围猎,这次上原的目的是想在原上周走一遍,决定是否在此原上修建都城。周平王一干人马从原西头向东,浩浩荡荡一直走到原东头。这时天色已晚,便择一处古柏苍郁、花香朴鼻的小谷岸边一所庙宇设下行宫,结队扎营。  翌晨破晓,平王忽被外边的一片惊呼声吵醒,出寺门一看:只见东南方向的崇山峻岭之间,一团祥光瑞气环绕着一个雪白之物冉冉而来!刹时已看清这东来紫气的中心原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神鹿,除一双眼睛象闪着亮光的红玛瑙外,全身无一根杂色。白鹿口含一枚灵芝,四蹄飘云生风,忽攸而至。这只白鹿是受天帝旨意,专来此原消灾播福的,这时白鹿突然看见了旌旗猎猎、喊声雷动的周王卫队,猛吃一惊,那口中所含的灵芝便掉落到小谷中,白鹿随机便扭头向西南方向疾驰而去。平王随父射猎多年,从未看到也未听说过有如此奇鹿,立即传旨卫队快骑,紧随白鹿去向拼命追赶。追到一个沟坡时,白鹿见再向前就要到南原坡了,便忽又折头向西北而去,那里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庙,周围没有村庄;白鹿绕庙一周,见骑队追了上来,又继续向前奔跑十多里地,来到一个稀稀落落的村庄。村边有一座女娲祠,不远有两株相依相抱的苍柏,白鹿便于双柏树下的草丛中小憩起来。刚一打盹,平王的卫队已蜂涌跟至。白鹿受惊而起,闯入村中,左冲右突迷失了方向,一直向北跑到了半原坡时,才知道走错了方向。于是又折而向南,从西原下了原坡,进入浐河谷道的苇蒿丛中,忽攸之间便无踪无影。  人们惊奇地发现:凡白鹿经过、祥光照及的地方,尽皆一片郁郁葱葱,草木茂盛,百卉竞开,毒虫殆尽,疫疠灭绝,六畜兴旺,人寿年丰。人们为了纪念这只带来吉祥康乐的白鹿,从此便把这原起名为白鹿原;又把白鹿在东南方向经过的沟称作鹿走沟,把白鹿绕行一周的“无村庙”(今吴村庙)起名鹿走村、鹿走镇,把白鹿小憩过后迷失方向的村叫迷鹿村,把白鹿迷路后跑到的原坡起名为鹿到坡,把白鹿最后从西原下坡进入浐河川经过的村叫做神鹿坊。


    文中记载的白鹿出现的地方“只见东南方向的崇山峻岭之间”,而不是巨东,灵芝掉在小谷之中,也应该在东南方向的某一沟中,也不会是巨东。鲸鱼的尾巴更不是巨东了,荆峪沟水除发源地外还有一条是桑魏沟水,也不会是聚仙房沟水。《蓝田县志》上也说聚仙房水。聚仙房水只能是荆峪沟水沿途的一个支流。不能因为写村史就可虚构,由此可想而知《蓝田名村》的价值了。
  


    欢迎您在“秦之韵 文史”公益网投稿。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守护历史责任、践行文化使命         十三朝故都“西安”       旅游同业导航.旅游从业者的入口   

秦之韵 陕西文史 公益网(陕西历史、西安历史) 公益广告

相关评论
秦之韵 陕西人文历史公益网 法律顾问:刘沙沙 | 金牌讲师:刘怡莎 陕ICP证030171号 陕西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