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陕西历史

民国陕南土匪-周寿娃

时间:2014-2-18 16:43:56  作者:郭志文 杜国兴  来源:陕西文史资料  查看:3918  评论:0
内容摘要:周寿娃(1911~1951)曾任国民党地方军自卫队队长、常备队队长、营长、突击大队队长、绥靖警卫团团长等职.933年起,残杀革命干部和人民群众500余名,奸淫良家妇女600多人,他的六个老婆、五房姨太,均系奸后霸占;兽性发作时,连他的表妹、表嫂、堂妹和部属之妻都不放过,其中包括十四五岁的少女和坐月子的产妇。他曾指使匪徒,将冯村130余名妇女全部蹂躏。
   周寿娃(1911~1951)又名兴文。陕西商州人。曾任国民党地方军自卫队队长、常备队队长、营长、突击大队队长、绥靖警卫团团长等职,最盛时拥有长枪2 000多枝,短枪290多枝,轻重机枪26挺,炮2门。1933年起,残杀革命干部和人民群众500余名,奸淫良家妇女600多人,勒索、敲诈人民财产无法计算,是横行商洛山区无恶不作的大匪霸。1950年12月23日,商县人民政府在商县南门外丹江河滩召开万人大会,处决这个罪大恶极的匪霸。祸害既除,人心大快。
  (一)   

    周寿娃小时家境比较贫寒,1930年至1934年前后,在家熬包谷糖,经常肩挑糖担,串乡赶集,靠小本生意混日子,尽管家境比较清贫,倒也安分守已。他24岁的时候,却选择了玩枪弄武的道路。30年代初,由于地方个别人凭着枪杆子欺压群众,称霸一时,周寿娃看得眼红,便产生了邪念。1935年,他寻情钻眼,混进了国民党联保办公处,先在腰市镇联保主任李建中手下当镇丁,后又给腰市自卫队长王益三当护兵。为了达到更高的目的,竟密谋杀害他的主子王益三,夺取自卫队长的职权。不料谋杀未遂,便串通伙周兴武、周金升、苏世恒等人,流串马角山、大荆一带,每日神出鬼没,大肆抢劫,并不断纠集同伙,形成了自己的一股势力。

    1937年清明节前一天(古历二月十九日)商县上秦川古世珍(土匪出身,曾任国民党团、旅长、副司令等职,抗日战争末期投降日本,参加日伪皇协军。解放前夕,被西安绥署主任胡宗南处死于西安)率部千人劫掠西荆、黄川、大荆一带,周寿娃这伙新凑合起来的势力被赶至洛南保安一带。当时,周寿娃出于争夺地盘,扩充势力的需要,先派人回大荆侦察古部情况,以便趁机将古部逐出大荆。4月中旬一天下午,周寿娃便率领20多人,由洛南向大荆迂回,半夜时分到达大荆,凭着他土生土长,人熟地熟的有利条件,从一人家后院进入大荆街,摸到古世珍留驻大荆的郭金鉴、任怀德两营的驻地,枪弹齐发,郭、任所部对这突然袭击毫无准备,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立即乱作一团。西边山上古部孙振杰闻声前来援救时,周寿娃已全部撤离。这次古世珍部死亡80多人,重伤20多人,被周寿娃夺走长、短枪100多支,损失很大,士气低沉,只好撤离大荆。同时,由于周寿娃这次以少胜多,打败了古世珍,壮大了实力,使他的名声很快传开了,也为他牢固地控制大荆地区,并在当地为所欲为造成了条件,真正成了大荆地区的土霸王。

    周寿娃的实力壮大起来后,他的族兄周维华(解放前曾任商县北区保甲督导员,陕保三团营长,陕保十五团团长,山阳县长,宝鸡警备司令部警卫团团长等职。解放后潜逃,至今下落不明)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于是便与周寿娃勾结起来,互相利用,狼狈为奸。1937年周维华被委任为商县北区保甲督导员后,为了借用周寿娃的武装力量,便把周寿娃拉进保甲组织,当上了大荆镇的保甲自卫队长;为了使周寿娃更多地为其效力,并扩大自己的势力,又提升周寿娃为常备大队长。至此,周维华如虎添翼,周氏弟兄很快掌握了北区的军政大权。周寿娃直接操纵武装后,明派暗抢,摆赌抽头,大肆掠夺人民财产。同时,又把掠夺来的大量财物用以贿赂官府,以求巩固周氏弟兄的宝座。1938年冬,周寿娃在与蓝田县地方势力李长余合谋攻打蓝田另一地方势力穆自贤后的返回途中,抢劫了华县石头峪丁增华开办的火柴公司,并抢走群众为该公司搞运输的20多匹骡子,沿途又拉票20多人,勒索了大量银元和钞票。嗣后,华县等地群众数十人纷纷向省上告发,省上才决定由蓝田、渭南、华县、洛南等县联合出兵围剿周寿娃。但由于周维华四出周旋,四区专员温良儒(字天卫)、陕保九团团长龙凤山(洛南人)等人亲自出面和解,结果不了了之。从此,周寿娃越发猖狂,祸害人民更为残酷。1942年,周维华被委任为陕西省保安第15团团长时,周寿娃随之被提升为营长。1943年,周维华率陕西保安15团赴西安受编时,周寿娃及其亲信,坚持按兵不动,继续盘踞大荆,作威作福。1946年,新四军一部进入陕南以后,商洛根据地的革命形势愈来愈好,周寿娃曾主动和我游击队长张俊芝取得联系,谈判中周匪一再表明不与共产党作对;同时,还暗地派张炳焕(1947叛变)、袁树虎等人参加了蓝洛支队,给游击队送吃送穿,但时隔不久,周寿娃又投靠到国民党的怀抱,大干反共反人民的勾当。1947年,史直任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后,又委任周寿娃为专署第六突击队大队长(周树有为副大队长)。1949年春,谢辅三(十九绥靖区中将司令兼行政长官),以看望周营长病情为名,亲赴大荆,商县副县长马振立随谢一同前往,召集腰寺、大荆、黑龙口等三镇所有保镇长、地方武装头目等200余人参加的联防会议,委任周寿娃为商县西北地区联防办事处主任(王哲夫、王定承为副主任),并送给周寿娃七九步枪子弹14箱。谢辅三在讲话时反复强调说:“现在时局紧张,你们要组织起来,准备打仗。你们都是当地人,为了保卫家乡,必要时可以化整为零,也可钻进秦岭深山去打游击,弹药不足时,我们给你们送。”千方百计为周寿娃撑腰打气。1949年5月间,谢辅三又委派周寿娃为19绥靖区警卫二团团长,并把自己的吉普车送给周寿娃(因谢准备逃镇安,无公路行车),周寿娃接到委任状时,已忘乎所以,说什么团长还没司令大,干脆当司令。遂以自封的司令身份任命一名参谋长(王哲夫)和下属三个团的团长(周培云、杨全林、潘建都和特务营营长周金铭)等。从此,周司令的名声便很快传开了。其武器装备已有枪2500多支,短枪250多把,轻、重机枪36挺,六零炮两门。

                                    (二)

    周寿娃在统治大荆一带的十多年间,奸污妇女,烧、杀、抢、掠,任意摊派,搜刮民财,聚众赌博、贩卖毒品、残害民命,无恶不作。由于上与官府勾结,下有武装势力,群众敢怒而不敢言。

    一、奸污妇女,惨无人道

    周寿娃有六个老婆,除大老婆魏梅系童养媳外,其他五房姨太太均属奸污后霸占得来。虽然如此,周寿娃仍不满足,还仗势到处奸污妇女。据大荆、黑龙口一带群众所知,周寿娃先后奸污妇女最少也在百人以上,其凶残之状,千古罕见。例如:他在黑龙口强奸15岁幼女时,其母心痛女儿,宁愿自己受辱,虽经苦苦哀告,但仍无济于事,终于在荷枪实弹的威逼下,其母泪如泉涌,将女儿抱在怀里让“恶狼”凌辱一番。大荆李XX结婚那天,刚吃晚饭,周寿娃便派人装作到李家拉壮丁,进庄之前,有意先放了几抢,致新郎及其亲友全部逃跑。周趁此闯进新房,强奸了新娘。1946年周寿娃在强奸×村李××之女时,其女见势含恨欲绝,语言上顶撞了这个恶棍,于是他便狠心地发出狂叫,命令他的六名随身护兵将这一女子拉至坡上“打排子抢”(此话系他们的黑话,即轮奸之意),致这一女子数月卧床不起,险些丧命。至此仍不放手,后又将这李××让其部下赵××霸占为妻,长期遭受折磨。1947年一天晚上,周寿娃闯入闵××家强奸该闵之妻时,竟令护兵将该闵绑在小房内的桌子腿上,并出恶言:让你亲眼看看。致使闵气极吐血,约一年后身亡。更有甚者,周寿娃奸污妇女无论老幼,不管亲尊都在所不顾,其兽性已达到六亲不认的地步,所以“周狼”的恶名在百姓中越叫越响,可见百姓对他恨到何种程度。

    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挖人心为己治病。1940年,周寿娃眼睛生病,听人说用人的心与胆能治眼病,遂于1941年1月14日派周金升等人在马角山(今商县庙湾乡)把郭树旺杀害,掏其心与胆,后经医生辨认,胆非真胆,即又找来常随其岳父杀猪翻肠子的靖德胜,随周金升等人二次又去郭家。当时,死者已经装棺入殓,但他们仍不罢休,又将死者从棺材中倒在地上,掏其真胆,扬长而去。

    抢人妻害人命。周寿娃为霸占刘爱娃为妻,曾于1936年春枪杀了刘的丈夫杜东娃。在霸占张念娃为妾时,也想致张的丈夫牛兆哲于死地,后经人说情,送钱送礼,才得死里逃生。

    放土匪,得财伤主。1945年3月,周寿娃派部下周树秀、牛江娃等人把西荆张宪殿家抢劫一空,并开枪打死张宪殿父子三人和年仅4岁的小孙子,致张家破人亡。1948年8月,周匪派周金铭直接指挥抢劫砚川丁振汉家时,除抢得银元2500多个,大烟土5斤以及布匹、大麻等物以外,用木炭火烧死了丁振汉,开枪打死丁的两个儿子、一个儿媳和帮工一人,其悲惨之状,目不忍睹。凡到现场去了的人无不痛心落泪。据当时在大荆小学教书的王玉庆说:“我看了之后说了句谁他妈的昨晚干下伤天害理之事?在场的王哲夫便暗暗踢了我一脚,过后他才对我说,你寻的招祸呀!那是掌柜的(指周寿娃)派人干的,不由我猛吃一惊,很长时间提心吊胆。”1947年9月,周寿娃派其爪牙周银全、周五娃、闵虎山等人抢劫腰寺杜村杜辉升(杜景之父)家时,在抢得大量财物后,仍不满足,声言是要大烟土来的。于是便把该杜捆绑起来,吊在屋梁上,用火点燃泼了油的竹扫帚,直烧到得年过七旬的杜辉升老人喊爹叫娘,但匪徒们那肯饶过,直到烧得遍体起泡,人命奄奄一息。匪徒们临走时又向杜的头部捶了一链背,致杜当即死亡。

    残杀新四军和游击队干部、战士。1946年11月下旬,新四军5师从大荆经过时,周寿娃率部追击,于西荆太子寺捕获新四军战士8名,即将其中一位排长枪杀,其余7人解送商县,亦被国民党政府杀害。1946年,袁树虎(原属周寿娃部下,参加革命后不久被周寿娃杀害,解放后已追认为烈士)等人参加新四军领导的游击队,经常活动在韩峪川至大龙庙一线。1941年七、八月间,周寿娃秉承国民党商县县长杜得霖旨意,千方百计谋害袁树虎并指示部下王绍灵给袁的部下赵志杰(赵系王的妻弟,已被镇压)送信威逼赵志杰,将袁设法打死,否则,就要将赵一家杀绝。赵深知周寿娃心肠狠毒,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所以犹豫数天之后,即趁袁不防,将袁树虎杀害,并割其头奉献“周狼”。1947年6月下旬,西荆群众牛秀儒,暗地联络大荆地区喻白娃、牛靠山、王德保、杨海娃、王孝忠、李时斌、王靠山、郭代娃等人于同年7月9日在西荆小蒜凹山地集中,打算投奔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周寿娃闻知后,即派手下干将李元治带头围剿,王靠山还未到达集中地点,就在骡子沟被杀。李元治带人包围小蒜凹后,由于敌众我寡,牛靠山等7人当场被捕(只有王德保持枪越房逃跑),当天送至大荆镇公所,严刑挎讯,午饭后即派周占熬等人将牛秀儒、喻白娃两三人枪杀了。牛靠山、王孝忠同时被拉去枪毙,王因开枪后仅划破头皮,即趁势倒向涧下的庄稼地内,乘机逃跑。郭代娃因和周寿娃有亲戚关系,所以当时没有被杀,暂交周金铭管押。后经托人说情,杨、郭二人卖房卖地,各拿出5000元了结了此事。

    泄私愤,杀害无辜。1948年7月,华县东坪陈景华托周寿娃为他购买枪支,结果周给了一支坏枪,陈生气将周运往渭南的大烟土没收。周怀恨在心,当即派苏世恒、周兴武等人将陈一家7口连同一名伙计一齐杀害。1941年4月29日,周寿娃命周培云、周百锁率部300余人,长驱直入洛南县保安一带,其目的是要把叶振慈、叶振礼两家人杀光、抢光,以打通他统治保安一带的障碍,适逢叶、董两家在4月26日发生武力争斗后,叶振慈弟兄预感周寿娃一伙可能插手,故于27日晚上全家秘密逃走。周培云、周百锁扑了个空便大发淫威,一阵枪声过后,保安街、窄巷子、北湾村一带到处一片砸门声,孩子哭啼声,女人求饶声、翻箱倒柜声,乱成一片。忽而火光烛天,烟火弥漫,当地群众无不深受其害。可怜自以为与周匪无冤的叶思家一家没有逃走,却受害最深,门里门外,拥满了凶恶的匪徒,家人想逃无路,只好任其凌辱、抢劫。忽然大门外进来一个自称班长的张治华,把叶思家一家老小都吆喝到院子中间,遂即举起手枪一阵点发,叶思家的母亲,叶的妻子和弟妻怀里抱的一个小孩,已经出嫁的妹妹,姓何的伙计,一个个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叶振礼的堂弟叶振新和他的妹夫张启善也被打死在麦地里。与此同时,周培云在窄巷已抢过叶童生家,当他路过一个生墓时,发现内中有人,拉出来一看,原是叶童生之子叶长安,不由分辨,一枪结束了生命,并将头割下拿走。周向前走了不远,又发现对面麦地里象是有人,遂派人搜索,原是火烧寨人秦中华,亦被就地枪杀。在这次抢杀事件中,匪徒中的头面人物个个满载白洋、元宝、绸缎细软、大烟、首饰而归,大发横财。有的抢走群众的毛驴,又逼着当地群众为他们运送所抢之物。小喽啰们有的抢几件家俱,有的拿些瓷器盘子,有的顺手捎几件铣锄之类。直至匪徒们全部走远后,当地人才出门救火,叶振礼家的九间瓦房已全部化为灰烬。

    杀良民,放纵恶人。1946年冬,周寿娃的姑表王正娃等人抢劫了黄川王举斌(国民党商县教育科科长王克铭之父)家,并打死王的二子王新庄及伙计薛××。案情暴露后,王举斌的亲族王益三直接出面破案,周寿娃无可分辩,只有照王益三的办,但在枪毙有关罪犯时,故意放纵要犯,指示王正娃潜逃外地,却把王正娃之妻赵娥娃无故杀害,并装入娘家父亲赵金堂的备用棺木送至王正娃家掩埋,并声言是枪毙了王正娃,谓之“大义灭亲”。

    逞霸道,草菅人命。1944年冬,周兴武(周寿娃的亲信)部下高俊齐、王姜娃在大荆砚川强奸×家姑娘。这时,周寿娃亦前去行奸,恰巧碰面,当场将高、王二人捆绑活埋在砚川上上坪。1948年5月王哲夫的侄女王蛮娃因不满包办婚姻,与在大荆二簧戏班唱小生的一外地青年发生私情,周寿娃,王哲夫等人便借口有损地方声誉,即派周五娃等人将王蛮娃投入大荆口前一枯井中,用乱石砸死。

    逃法网,杀人灭口。1949年冬,大荆后村李德祥在关中一带干零工糊口,当他在渭南油火川李忙庄的后窑碰见潜逃的周寿娃后,周即再三叮咛“千万不敢传出去”。为防止泄密,奸狠的周寿娃乘当晚李德祥入睡后,伙同李忙庄将李德祥用绳勒死。

    大荆解放后,当地群众揭发:解放前,周匪及其爪牙杀害无辜群众约计300余人,周匪交待材料中供认由他直接致命的群众32人,革命同志17人。

    三、敲诈勒索卖毒品,摆赌放债刮民财

    周寿娃在统治大荆一带期间,任意私派粮款,中饱私囊。仅1944年5月,周一次就给大荆、腰寺派壮丁费8000余元(银元)小麦1000石;周还借其势力巧取豪夺王丹商、王自珍、王喜尧、曹树俊、高明哲等人土地十亩另九分,房屋六院;利用拉票,敲诈勒索王生杰、周顺娃、杜尚勤、闵良山等人白洋9840元,小麦100多石;又安排亲信李文华、沙建吉、张彦庆、潘文耀、李殿福等长期在腰寺、大荆、黑龙口、两岔河等地以开设贷铺为招牌,摆赌开烟馆,放高利贷,以肥私囊;逢年遇会,又命苏学祥、周百锁、苏义民、周树纪等人为他的几个姨太太摆赌场,抽头取利(见十抽一);如有人把本钱输光了,摆赌者就采取变相的记帐手法(单辨)引诱他们继续赌博,当你把家产输的差不多时,他们便不让你赌了,立即威逼交出现款。大荆地区的王双庄、喻光杰、屈自强、张四喜等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倾家荡产的。有的甚至走向邪道,危害乡里,逐渐变成人民的罪人。

                                    (三)

    1949年5月,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古城西安。国民党陕西保安第6旅副旅长江炳功及其下属400多人(包括军医处、副官处、军需处、参谋处、特务营)和由国民党华卅专员张雅宣、大荔专员艾捷三带的400多人(包括华卅、大荔专署以及华县、华阴、潼关、大荔、朝邑、合阳、蒲城等七个县的部分在逃人员),先分别由石头峪、瓷峪窜入商洛,并在洛南县两岔河进行了合编,由张雅宣总领一切,然后经大龙庙、窜到黑龙口一带,妄图继续南逃汉中。后因此路不通,张荣顺(系蓝田县铺花子人团长)、即通过他与黑龙口镇长华生辉的私人关系,千方百计勾结周寿娃一伙与保6旅合作反共反人民。

    就在5月中旬,保6旅张雅宣邀请周寿娃、王哲夫、潘建都王朝栋等人在韩峪川华生辉家举宴换帖。王朝栋奉劝周寿娃说:“人家都是大官,有学问,见识广,拉扯大,与他们换帖日后必有好处。”因此,周寿娃慨然应允,按时赴宴,席间11人(周寿娃方面四人,其他均属保6旅方面的)相互表示“要精诚团结,坚持到底,等待时机,配合胡长官(胡宗南)反攻西安”。

    还是5月中旬,崔书田(商县自卫团团副)与其侄崔毓斌(军统特务、西安绥署二处副处长),专程由商县前往大荆,在杨全林家与周寿娃、王哲夫、王朝栋、杨全林、周兴康等人秘密会面。周寿娃问:“县城情况怎样?”崔毓斌说:“县城情况很好。白旅长(白青云)决心和商县父老同生死,共患难。”崔书田接着说:“我们这次来大荆,是白旅长亲自委托的,他让我转告各位,对解放军、游击队,咱们必须保持一致行动,要提高警惕,防止受骗。白旅长还说,这里有事,他一定派人援助下边(指县城),如有事各位也要随时策应,只要咱们和衷共济,商县大荆万无一失”。

    一贯狂妄自大的周寿娃,在张雅宣等人的吹棒下,加上保9旅电台的欺骗宣传,更加忘乎所以。因此,当西北军政委员会联络部派郭志文(大荆人,曾任商县北区民团团长等职,当时闲居西安)和王继武(蓝田洩湖人)回大荆奉劝周寿娃要认清时务率部起义,为解放商县出力时,周寿娃则继续听信王朝栋、王哲夫所说,初见面时阳奉阴违,总是说不要急,让我想想再说。嗣后,又避而不见。周匪死心踏地,终未接受劝降。

    1949年6月19日,周寿娃率部进驻红岩寨、马角山一带,保6旅旅部警卫营300余人,也先后进驻两岔河,并在大荆、腰寺两镇火速摊派小麦800多石,指定专人,采取暴力手段,加紧催收,限期运送指定地点,妄图负隅顽抗。在此期间,周寿娃一再扬言:“要枪有枪,要粮有粮,打他几年游击怕啥,我就不相信共产党能坐天下。”岂知,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成了“瓮中之鳖”。

    6月30日晚,我分区部队和洛南支队先后抵达两岔河西边的七里店和大龙庙麻村一带。洛南支队侦悉敌人警戒疏忽,队长蔡兴运便命张青山连绕道登上马角山高地,严防敌军外援,自己带领二连(三连打援)乘敌熟睡之际,冲入敌群,于7月9日黎明前后一举歼灭保6旅300多人,生俘参谋长孙英以下1160多人,击毙击伤敌副旅长姜炳功以下百余人。与此同时,我分区五团也向盘踞在秦岭庙一带的周寿娃匪部发起了猛烈攻击,战斗进行了约半小时,周匪四处逃窜,因为他们都是当地土生土长,人熟地熟,所以很快隐蔽散伙。

    7月1日中午,驻两岔河一带的分区部队和洛南支队在孙光、薛兴军等分区首长的指挥下,继续向马角山挺进,计划配合分区四团和商县支队于紫峪杜村一带全歼保6旅张荣顺带领的一个团(约400余人),出人预料,这天中午1时许,张荣顺竟带领匪部狼狈北窜,临近庙湾胳膊岭时,又遇洛南支队张青山连阻击,俘敌50余人,余部西窜,夜宿黑沟脑雪梁。7月2日黎明前,我分区部队和洛南支队在分区首长的统一指挥下,由马角山高地向驻在雪梁上的敌人发起了猛攻,张荣顺部节节败退,溃不成军,集体逃窜的敌人,在逃至黄川寇村时被我军四面包围,生俘敌副团长汤治民以下百余人,击毙击伤十多人。张荣顺和一些零散逃窜之敌,有的隐蔽,有的逃跑(张荣顺曾只身逃往镇安,被国民党陕西四区专员袁德新任命为蓝田县长,驻曹家坪、蔡玉窑一带继续作恶,直至陕南解放)。

    周寿娃在其所属武装全部散伙之后,即躲进东箭子沟李有娃(李和周寿娃四姨太太的娘家有亲戚关系)家,直至同年6月18日,才由李有娃、李文福(大荆东峪人)护送,翻化岔岭,直达渭南油火川李忙庄(原籍大荆李渠人,与李文福皆为亲族,迁居山外后,与李文福来往频繁,且非常友好)家隐藏起来。周寿娃在李忙庄家将李德祥勒死后,又由李文福护送到河南郑州,先后在郑州市天泰药房和翟玉山(1943年——1945年任大荆镇长,与周寿娃关系密切)家长期隐藏。

                                   (四)

    大荆地区解放后,周寿娃的残余势力继续在腰寺、大荆两岔河一带残害人民。仅1950年2月至4月份,大荆、腰寺一带发生抢劫案24起,地、县党政军领导对这一问题非常重视,亲自研究布置对这一带的搜山剿匪工作。商洛公安处侦察科长韩彬,县公安局长杜景,带领工作队,深入大荆山区,指导剿匪工作。荆寺区第四乡民兵在乡长王景正的带领下,紧密配合,终于查明了周匪及其余孽在当地解放后的一系列罪恶活动,首先抓获惩办了一批;将护送周寿娃去渭南的李有娃送交县公安局。地、县公安部门即火速派侦察员李平亚等人,由李有娃引路,先后在渭南油火川找到隐藏过周寿娃的李忙庄。然后,顺蔓摸瓜,于1950年6月28日,在郑州市有关部门和群众的密切配合下,终于在翟玉山家将周寿娃逮捕归案。

    1950年12月23日,商县人民政府在南门外丹江河滩召开了有全县各地代表、大荆、黑龙口一带苦大仇深的劳苦群众、城区所有机关、单位、学校和各界人民群众参加的公判大会,依法判处大匪霸周寿娃死刑,立即执行。周匪伏法,人心大快,社会治安日见好转,一些仍不死心的匪徒也相继落网。

    欢迎您在“秦之韵 文史”公益网投稿。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守护历史责任、践行文化使命         十三朝故都“西安”       旅游同业导航.旅游从业者的入口   

秦之韵 陕西文史 公益网(陕西历史、西安历史) 公益广告

相关评论
秦之韵 陕西人文历史公益网 法律顾问:刘沙沙 | 金牌讲师:刘怡莎 陕ICP证030171号 陕西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