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户县村史

户县赵王镇历史来历概述

时间:2014-2-22 15:49:40  作者:霸主哥哥  来源:秦之韵文史原创  查看:3662  评论:0
内容摘要:赵王镇:据旧《户县誌》赵王镇,古设驿站于此,名日赵王铺。明崇祯前设镇,兴盛于乾隆年间,清同治元年回汉战争,回人久攻户县县城不克,为保障战争供给,赵王镇惨遭回汉战争的洗劫,商街在大火中化为灰烬,夷为平地,镇中民众死亡过半。

   赵王镇( zhao wang zhen)

   历史文化遗迹与赵王镇

             

 这是一个被历史遗忘的金旮旯,这是一个被户县抛弃的

金旮旯。

秦(秦渡镇)、庞(庞光镇)、赵(赵王镇)、户(户县)、大(大王镇)、涝(涝店镇)、这是解放前后,人们对户县六大区域经济板块的高度概括。 

赵王镇位于户县老县城东北旮旯方向的13公里,与长安区东西中轴线最西部灵沼街办海子村毗邻。据旧《户县誌》,    

赵王镇始集镇于明代年间,兴盛于乾隆年间,与户县同时单日逢集,根据历史遗迹,南北街道,南至大皂角村以北,北至平等庙(老爷庙)以南,绵延一公里多,街旁商铺林立,贾商云集,尤以陕西关中粮、棉、油、杂、粮、集散地而著称,因而贾商遍及三秦,宝鸡眉县一位长年在赵王镇拉粮车队的老者说句饶有风趣的笑话,车头都进了眉县城,车尾还在赵王镇呢。渭水之隔的咸阳、兴平、乾县、礼泉、经阳、三原、高陵、诸县聚以咸阳古渡,日夜船载车辆来往过河,邻省山东、山西、河南、客商络绎不绝。

   清同治元年(1862年)回汉战争,回人久攻户县县城不克,为保障战争供给,赵王镇惨遭回汉战争的洗劫,正因为是陕西关中地区重要的粮、棉、油、杂粮、集散地,决定其成为回汉战争重灾区的命运,商街在大火中化为灰烬,夷为平地,镇中民众死亡过半。

   从最近东村发现的民国十二年功德碑记,《清毅皇初》载:“花门一炬,市廛为墟,南北二里余,皆为炧礫”。印证了其南门在大皂角树以北有高大漂亮的标志性建筑“花门”;佐证了商铺集中而繁华的二里长街在杀戮中成为废墟,烧得只剩下瓦砾的史实。

六十年代,官道墩台(烽火台)以南古街,因生产队常年大量起壕拉土,出土了大量瓦砾灰烬,未燃尽的木料,老人讲起那段历史,又相互印证了史实。

    西村四组村民赵军家现保存着几代人留传下的粮铺量斗,上刻“趙镇南街”,至少可以证明“回乱”前除南北二里多长主街道外,还有一段不太长的交叉十字东西街为南街,同样存在着粮食商铺。

赵王镇商街遭受了回乱最大的浩劫,闻名遐迩的大商号“元泰和”(西村杨亜振佬佬爷创,宽50公分,长2米多匾牌现保存)。 “大染坊”以及最有影响的南市和北市两大当铺,“南当”“北当”从此不复存在。到了清末民初经过五、六十年的生息,该镇才重新形成一批有影响的新兴商号“永义成”(文义村张子嘉创)、“天顺通”(东村刘家创)、“积义合”(肖恒检代)、“恒义生”(待昭村肖恒检创)、“福善堂”(创始人不详)、“同心堂”(西村杨玉堂创)、“同兴公”(文义村七总乡创)、“烧坊”、“油坊”、“四大中药铺”等。

 


   解放后,灵沼依然碧水盈盈,虽不曾见莲花却芦苇遍野,但近二十年来,上游排涝即河流改道,地下水位下降,水竭为田,不复为沼。灵沼河丰水时出,旱时枯竭。周之古迹,今成遗址。
   明  刘士龙      烟水回顾四望周,当年画舫此中游。                      
                   而今盛事归岑寂,路冷兼霞两岸秋。 
   清    吴廷之    荷花烂漫知轻盈,秀濯污泥出水萍。
                   绿萼丛中朝露屋,可人时节午风清。
                   地灵还忆沣京泽,种异宜应君子名。
                   为羡爱莲周茂叔,钟怀坐对月初名

     刘家发家史,当时还有镇上一段传说,在回人所烧得“北当铺”地方,易为农田由刘家耕种。一个早晨,伙计犁地,在一处地方连打了三个犁铧,最后拿来镢头挖出了一铸铁块,伙计把它扔在地头,刘老汉来到地头一看一大早犁地太少,究其原因,伙计手指铸铁块述说打铧经过,刘老汉手拿铁块仔细看了半天,吩咐伙计把铁块带回家,伙计说,我给咱把铁卖了买鞭稍(赶牲口的鞭子稍部)。刘老汉说,我给咱买一把鞭稍,够你用的。其实这块被泥土包裹发黑的铁块,是“北当铺”被烧遗下的金物件的镕块,天助刘家“天顺通”成为仅次于“恒义生”的商号。

   关于赵王镇历史名来历,赵王镇因在周沣京地方和周文王庙相邻,又地处周文王灵沼池(湖)畔,根据赵王镇东村东城门匾额:“毓秀灵周”,北城门匾额:“望古岐远”,都说明这块古老的地方与至岐东迁的周人有着不解的渊源。而且根据史学家考证,中国元代以前多以所处地取名,因而原名为“周王镇”,由于“周”与“赵”在古方言的发音中几乎不分,从现代方言我们仍然从读发音中听出三种写法即“长王镇”“周王镇”“赵王镇”。西安附近、长安、户县、乃至三秦大地类似转音讹传的村名不胜枚举。从明代易名赵王镇,但绝不是以“赵”姓“王”姓而得名,历史上已知封了92位赵王,具体出处有待进一步考证。              

在户县的古镇中,称得上千年古镇,当数赵王镇、秦镇、甘亭、庞光镇四大古镇。我们不能因户县政府对赵王镇的废弃和抛弃而不尊重历史,西安地区历史名镇大王镇,据,《户县誌》,据吴树仁老先生编著的 《户县北乡民间传奇》记载,明弘治十一年(1498)至明崇祯十七年(1644),在此道设店铺,开始在富村一线形成集市贸易,后改道在大王形成商贸集散地。清雍正十年(1732)年前改称大王镇。

据86年新编《户县誌》,户县秦渡镇,明代宣德元年(1426)前后改为秦渡镇。

解放后十几年内,人们习惯称大王镇为大王店或大王街。称秦镇为秦渡街,而称赵王镇为赵王镇,可鉴赵王镇称镇历史更早。不过在明代以前的镇是一种特设的行政军事机构,其最早出现在唐代。

根据宋代,《事物纪原》卷七《州郡方域部•镇》通典曰:“镇将后周之通班也……宋朝之制,地要不成州而当津会者,则为军侠;民居不成县而有课税者,则为镇或以官监之”。根据史料宋时就大量设镇,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旧有的镇增加了商业成分,到元代朝廷积极推行鼓励寺院商业,加上四方通衢的交通从东过往沣河普济桥;穿镇而过的南北古官道通往高桥,咸阳古渡,尤以相当规模的龙兴寺,平等庙带来的庙会集市是商贸集镇的最初绉形。当时关中大地由于战乱、灾荒村庄比现在稀少很多,在汉代大部分还是皇家上林苑,户县很多村庄是明代前后才移民发展起来的。

   又根据崇祯五年(1632)重修平等庙碑,明洪武年就称赵王镇,由此证明新《户县誌》载清康熙年前设赵王镇是错误的,晚了近300年。碑文资料可追溯赵王镇到宋代,赵王镇东村以北古城墙及另星出土文物可追溯到周、秦、汉、唐各代驻军痕迹,这是一个历史积淀厚重的古镇。

赵王镇以商街为一独立镇,以镇分界,东为东堡,西为西堡,是从清代的称谓。明代和以前称东镇,西镇,其从碑文可证。直到现在还有人称东赵王镇,西赵王镇。古会分别为7月21;7月22;8月15;9月23;9月25;9月28,期间每一个会期连续唱秦腔大戏九天,又有城隍庙(2月8、4月8)平等庙,隆兴寺(正月16),每年庙会庆典,大戏杂耍热闹非凡。可以断定,7月22街道商人过会日实际上是财神赵公明诞辰日的财神节。

   赵王镇历史文化遗迹丰富,镇东200米就是周丰京文王灵沼池,镇中“隆兴寺”“平等庙”“城隍庙”“居士堂”等,都是历史悠久较有规模的庙宇寺院。赵王镇是一个风水宝地,他本不该被历史边缘化,解放前曾有风水先生概述古镇风水:“东依灵沼,(灵沼池)西靠苍龙,(苍龙河)青龙在左、白虎在右、盘丰踞周,屏瞻终南,文王灵气,瑞莲朝露,青龙南北,驾镇中卧,肆泽八方,钟灵毓秀。”

   说它是金旮旯,因为它地处长安户县交界地方,是方园十多里群众赖以进行商品、农产品、生产资料、经济交流的重要集散地,它的多一半是赚长安的钱给户县纳税,六零后出生是不了解这段历史的,我们说它被历史遗忘,确切说它是被户县抛弃的金旮旯。


    



1.本村地图(苍游镇•赵王镇村)西安市户县村名来历
户县苍游镇.赵王镇村
2.抗日英雄
      刘亦敏1914年出生于户县赵王镇东堡,1938年,在国民党办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总队第十五期步兵科学习,1939年冬在王曲毕业。在这期间,集体加入了国民党。 1940年春,26岁的刘亦敏被分配到国民党28师83团当少尉见习。秋季,任少尉排长,队伍活动与陕北中部宜君、宜川一带,防守碉堡,轮流训练。1942年,在28师83团3营6连当了2年中尉排长,队伍驻守在朝邑、平民县一带,任务是保卫固守黄河,防止日本侵略军西渡。
    1943年,刘亦敏当上了2营4连上尉连长,队伍集结陕西合阳整训。1945年6月,队伍开往河南省卢氏县、南阳内乡等抗日前线,在6月中旬,在内乡西峡口地区与日本侵略军发生了10多天的激烈战斗。这就是有名的西峡之战。
    1945年3月,日军中国派遣军为攻占老河口航空基地,遏制中、美空军对华北、华中主要交通干线的袭击,确保运输安全,令第12集团军司令官内山英太郎指挥3个师、1个骑兵旅、1个支队,由河南鲁山、舞阳、沙河店等地向西进攻,企图以急袭战法迅速攻占西峡、老河口一线。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令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刘峙指挥3个集团军(共8个军20个师),以2个军于河南泌阳至方城地区进行抵抗,另以主力确保南阳东南和鄂北地区;第一战区代司令长官胡宗南指挥2个集团军另2个军(共10个军25个师)于南召、李青店之线及纵深地区阻击日军;中、美部分空军支援作战。 
    却说豫西方面的西峡口之战打得十分激烈。向西峡口方向进攻的日军,是此次作战中日军最强的一路——坦克第3师团主力和第110师团主力。日军以坦克开道,步兵炮兵蜂涌跟进,沿着南阳至西安的豫陕公路,在丛山峻岭之中的狭窄公路上拼命突进。3月28日,坦克第3师团的先头部队抵达西峡口镇南约一公里处。
    守卫西峡口的是吴绍周第85军之23师和暂55师。
    日军坦克部队和第110师团之139联队,猛攻一天一夜。占领了西峡口镇区,接着,马不停蹄地沿着狭窄的豫陕公路继续西进。4月5日,先头部队到达重阳店,并向守军发动进攻,此时,以王仲廉第31集图军为骨干的中国军队,正按计划向西峡口至重阳店之间的公路两侧山地运动,刘亦敏就在急速运动中的第90军王应尊第28师部队中。

    4月4日,第85军廖运周第110师奉命赶到西峡口至重阳店之间的丁河店,在公路北侧占领阵地。同日,豫省保安第2团亦奉命抵达丁河店公路南侧。
    翌日凌晨四点钟,公路南北两俯的中国军队同时发动反攻。顿时,山谷中炮声隆隆,喊杀声震天,丁河店在猛烈炮火中顿时火光冲天。
    中国军队经一天半激战,夺取丁河店。接着又将丁河店东约八里的奎文关之敌数百名,尽行歼灭,击毁敌坦克数辆,攻占了奎文关,还将西峡口至重阳店之敌,拦腰斩断。重阳店之敌顿成瓮中之鳖。
中国军队向重阳店的敌第110师团之139联队和坦克师团一部进行反攻,将其全歼。
    中国军队以约十数个师的优势兵力,对西峡口之敌形成包围态势。廖运周第110师和刘亦敏所在的王应尊第28师两精锐部队,向西峡口镇发起反攻。
    日军一再增加兵力,死守西峡重地,双方成胶着状态。两军咫尺相对,寸步不让,连日争夺攻战。中、美空军也频繁出动飞机,对日军进行轰炸扫射。真是狭路相逢,誓死不让。直至8月中旬,日军从房顶上撅起白布片为止,峡谷之中激烈的枪炮声才停息下来。
    在西峡口战役中,中国军队诱敌进入预伏圈内,聚歼日寇第三纵队,击毙纵队司令,取得西峡口大捷。粉碎了日寇扫荡豫西、占领商县,威胁西安之阴谋。
    担任反攻任务的第28师是中国精锐部队,师长为王应尊中将, 1949年任西安绥靖公署干训团学生总队总队长,同年12月27日在四川新津投诚。
    西峡大战时,刘亦敏即在王应尊中将麾下,参加了西峡大反攻,作为连长,他身先士卒,英勇杀敌。战斗中不幸左腿负伤,被辗转运送到周至县后方医院治疗。其后就是日本投降,三年解放战争开始。养好伤后,身为军人的他,其行动脚印是随着部队的行动而行动。和解放军作战,一路溃败。1950年1月初,国民党28师溃军在四川大邑县附近山地,向西康逃窜的途中交械投诚,刘亦敏没有按照解放军的安排,被遣返回家。其后,刘亦敏的老上司王应尊历任解放军西南军区高参,民革四川省委副主委,四川省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委员。文革时遭迫害致死。

    欢迎您在“秦之韵 文史”公益网投稿。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守护历史责任、践行文化使命         十三朝故都“西安”       旅游同业导航.旅游从业者的入口   

秦之韵 陕西文史 公益网(陕西历史、西安历史) 公益广告

相关评论
秦之韵 陕西人文历史公益网 法律顾问:刘沙沙 | 金牌讲师:刘怡莎 陕ICP证030171号 陕西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