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远古传说

汉武帝与周至的故事

时间:2015-10-13 8:47:03  作者:卫哲夫  来源:卫哲夫原创  查看:2  评论:0
内容摘要:汉武帝刘彻与周至的故事:汉武帝刘彻是西汉历史上的第六位皇帝,以杰出的雄才大略、文治武功,垂范青史。在他执政的54年期间,曾多次游幸周至,为我县悠久的历史文化增加了厚度,现让我们透过泛黄的纸页,拨开两千多年的烟云尘雾,将有关史迹记述如下

汉武帝与周至

○卫哲夫

汉武帝刘彻是西汉历史上的第六位皇帝,以杰出的雄才大略、文治武功,垂范青史。在他执政的54年期间,曾多次游幸周至,为我县悠久的历史文化增加了厚度,现让我们透过泛黄的纸页,拨开两千多年的烟云尘雾,将有关史迹记述如下:

一、少年天子,射猎田园

汉武帝刘彻于景帝后元元年(前141)登上皇帝宝座,年仅16岁,因招来一帮儒生商议改历,立明堂、易服色等事,遭到了一生“不悦儒术”,信奉黄老的窦太后的反对,这位瞎眼祖母不时的干予朝政,牵制孙儿的政治权力,使得这位娃娃皇帝的政治报负难以施展,便终日陷入郁郁寡欢之中,加上皇宫单调沉闷的生活使他时感寂寞。于是自建元元年(前138)开始,这位19岁的少年天子在处理完政事之余,便经常换上平民服装,私自出游,“北至池阳(今陕西泾阳),西至黄山(黄山宫,兴平县东南),南猎长杨(长杨宫,位于我县城东15公里处竹园头村,因有垂杨数亩,故名),东游宜春(宜春宫,西安市东南)”。(注1

武帝跟侍从中善于骑射者,约定在殿外,夜间出发,对外谎称是他的姐夫平阳侯,天明赶至终南山麓“射鹿狐免,驰鹜禾稼之地”,这种无法无天的扰民行为,招致了老百姓的极度反感,“民皆呼号詈骂”。一次他们行至柏谷(今河南灵宝)投宿民间客栈时,被店主人“疑为奸盗,聚少年欲攻之”,要不是聪明的老板娘从中解救,几乎险遭不测。(注2)地方政府也几次出兵围捕,迫使随从们不得不亮出皇帝信物,才得以放行。

这以后,刘彻为了安全起见,便不在民间客栈投宿,在各处私设更衣(旅舍)12所,不及投宿旅舍时,便住在我县长杨、五柞二宫,更增加了来往周至的频度。(注3

二、听不知检,扩建上林苑

这一切仍不能满足刘彻对享乐的追求,“上以道远,劳苦,又为百姓所患”为由,又决定扩建久已荒废的上林苑。

上林苑为秦都咸阳时置,汉初荒废。汉武帝命令太中大夫吾丘寿王(吾丘,复姓,吾音yù)登记阿城(阿房宫)以南,周至以东,宜春(西安市东南)以西,调查田亩总数,估其价值,准备全部划入上林苑,使其可以直达终南山。建成后,在苑内放养珍禽异兽,种植奇花异卉,供射猎游乐之用。以今天的眼光看,俨然是一处规模巨大的野生动、植物园了。

工程正在筹建,遭到了大臣们的反对,东方朔上疏,在列举了治上林可能引起的种种弊端之后以“殷作九市之宫(殷纣王在他的皇宫中,设置九市,做起生意)而诸侯叛,灵王起章台(楚灵王在国内修筑章华台,显示豪华)而楚民散,秦兴阿房之宫而天下乱”为谏。刘彻认为东方朔说得有道理,擢升为太中大夫,给事中(可以出入皇宫),赐黄金百斤,但并未停止上林苑的兴建(注4)。苑成,东起蓝田,西到周至黑河以东,南止秦岭,北濒渭河。司马相如作《上林赋》丰赡富丽,卓绝汉代,其中“始经灞浐,出入泾渭;沣、镐、潦(涝)潏,纡余委蛇,经营乎其内,荡荡乎八水分流,相背而异态。于是离宫别馆,弥山跨谷;高廊四柱,重坐曲阁;华榱壁珰,辇道纟丽        属;步櫩周流,长途中宿。”极言其宏大、壮丽、奢华。

其中,长杨宫始建于秦昭王,此时刘彻又予以扩建重修,又在附近建五柞宫(有五株巨大柞树遮盖数亩)、葡萄宫(在今九峰附近,以引种张骞通西域时带回葡萄命名),彼此相距不过数里,在周至大地相映生辉。这些宫殿都是西汉皇朝离宫(皇宫以外的宫室),是刘彻及其皇族近臣在汉长安城郊外办公和休憩的处所,不难想象,当时刘彻所作出的抗击匈奴,削平地方各封国势力加强中央集权等一系列政令决策都是从这里发出的。后来,刘彻病危离世时不在长安城而住周至五柞宫,可见,这块热土在汉武帝心中情结之深。

三、阳刚尽显,长杨宫击熊

当时,刘彻二十左右年纪,风华正茂,血气方刚, “好自击熊,驰逐野兽”。据《周至县志》和《周至大事记》记载,在长杨宫射熊观狩猎时,曾创下一日击熊三十六只的记录。有次,司马相如随行,见刘彻以万乘之尊亲履险境,认为这是随时可能丧生的冒险,不以为然,遂上书规劝……今陛下好陵险阻,射猛兽,卒然遇逸材之兽,骇不存之地,犯属车之清尘,舆不及还辕,人不及施巧,虽有乌获、逢蒙(二人均为古时的猛士)不得用,枯木朽株尽为难矣……,臣窃以为陛下不取”。刘彻大悦,但行为依然如故。(注5

跟随刘彻在长杨宫狩猎的诗人王宜彪作《上林游猎》诗:“白马金鞍随武帝,旌旗十万猎长杨,楼台小妇鸣笙筝,遥见飞尘入建章”。可作为当时盛况的记录。

四、开凿灵轵渠,发展周至水利事业

周至地处西汉京畿附近,上林苑的兴建使皇家贵族云集,为了满足他们的消费需求,刘彻十分看重土地肥美、产品富饶的周至农业,十分重视兴修周至的水利事业,于建元六年下诏开凿了一条著名的灵轵渠,这条渠自今周至与眉县交界的灵轵原下引水,流经周至户县、蜿延曲折,最后注入地处今长安县斗门镇,当时为汉政府训练水军的昆明湖,堪称是历史上最早的从周至引水到西安的工程,灵轵渠的开凿,使我县沿河两岸的大片土地得到灌溉,使百姓受益,客观上促进了周至农业的发展。

五、改内史为三辅,始置盩厔

西汉武帝太初元年(前104),周至发生了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它被西汉政府正式确立为一个县,开始有了自己的建置,有了它自己的名字——“盩厔”。

这件大事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此时的西汉在政治上已逐渐抛弃了“无为而治”的黄老之学,孔子的儒家学说被定于一尊,西汉儒学的主要内容,除了先秦儒家的“仁义”之外,还兼采了阴阳家神化封建君权的学说,用阴阳五行来解释社会现象和自然现象。儒生们极力鼓吹“天人感应”“君权神授”,主张改制,刘彻采纳了他们的主张,命令太史令司马迁与射姓、邓平、唐都、落下闳等人,共造太初历(三统历,也称邓平历),(注6)于公元前104年宣布改制,以黄色作为汉王朝的象征,以“五”作为祥瑞数字(例如政府大印印文不足五字者,要设法补足),重新改写官名,厘定政府或皇家用的音乐,再制定政府祭祀用的礼仪,采用以正月为首的夏历,(注7)改内史为三辅(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在方方面面的变革中,盩厔县因之应运而生。

考周至历史沿革,源远流长。远的不说,有汉以来,先属于中地郡,继之归左内史,汉武帝建元元年(前135)又归属右内史,但始终未有过独立的县制。

新置的盩厔县,治所在今天终南镇,处当时上林苑中,属右扶风管辖。经历过两千余年的沧桑风云,朝代更替,盩厔的建置,县名尽管有过兴废,治所、辖地也曾有过几多变迁,但现在还是以汉武帝时的命名,叫响于华夏大地。

六、亲赴楼观,谒祀老子

后元元年(前88)汉武帝亲临周至楼观,在老子讲授《道德经》的地方,跪下九五之尊的躯体,向伟大的思想家,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哲学家作虔诚的拜谒。此时,道教还未创立,老子也还未被神秘的光环所笼罩,而汉武帝刘彻以自己的雄才大略,经过数十年艰苦卓绝的努力,使西汉王朝专制的中央集权不断得到巩固,疆土扩展,经济繁荣,达到了空前的鼎盛时期。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位已年届七十,且又百病缠身的老人作出如此的举动呢?

我想,可能有如下两个原因:

首先,人到垂暮之年是最喜回顾往事的,西汉开国之初,为了医治战争留下来的创伤,使人民休养生息,尽快恢复社会经济,国家在意识形态领域内信奉清静无为的“黄老之学”,把老子的思想作为治国的指导思想,经过几十年毕路蓝缕的开创,才有了后来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的“文景之治”。汉武帝抚今追昔,在总结历史经验时,无疑对这位伟大思想家产生了些许敬仰。

其次,刘彻晚年为了永远过上穷奢极欲的生活,希图长生不老,向往成仙登天,不断的举行“封禅”(祭祀天地),亲赴缑氏城(今河南省偃师县缑氏镇)等候东莱山(今山东掖县)可能要出现的神仙,派遣方士(会法术者)去深山大海求神怪,采芝药,并大作楼台而等候神人。(注7)但均无效验。自己的身体也每况愈下。而老子是古代养生大家,汉代已有“盖老子百有六十余岁,或言二百余岁,以其修道而养寿也”的传说,他去楼观谒祀老子,可能也是追求长生的一种无奈之举吧。

不但举行了谒祀活动,而且建望仙宫于楼观台北,并增置道员,扩建庙宇,修筑殿坛,尽显天子气派,可见刘彻对老子的虔敬之深。

七、刘彻托孤,病逝五柞宫

谒祀老子的第二年(后元二年,前87)二月,已病入膏肓,处于生命最后关头的刘彻又一次踏上了周至的土地,住五柞宫。在这里,他指定了自己身后的继承人(太子),并为辅佐太子作了一系列人事安排,史称“汉武帝五柞宫托孤”,它确定了汉武帝之后的政治走向,的确称得上是决定西汉政权前途与命运的大事。

本来,刘彻早已封卫子夫生下的皇子刘据为太子,但是,由于武帝晚年乖戾自是,疑神疑鬼,反复无常,轻信奸佞,加上皇族内部波诡云谲的派系斗争,致使刘据在征和二年(前91)的巫蛊事件(巫蛊是一种把木偶人埋在地下,进行诅咒,欲致使被咒人死去的迷信活动)中遭受诬陷,被逼举行武装叛乱而兵败自杀,以后,围绕着争夺太子地位的斗争至为复杂,许多高层人物都卷入其中而被杀。

在所有的皇子中立谁为太子,怎样实现皇权的平稳交接,关系到国家社会的存续,是武帝晚年日夜悬心的大事。他选中了钩弋夫人所生下的“形体高大多智”的刘弗陵,意欲立为太子,因其年稚母少,恐女主独居骄蹇,重演汉高祖死后,吕后篡权乱政故事,便着手做了两件事,一是让人画了一幅《周公辅成王朝诸侯图》,送给“为人忠厚,沉静详审”的奉国都尉霍光,曲折地表明了让他将来辅佐幼主的心迹。二是果断的处死了刘弗陵的生母钩弋夫人,从根本上杜绝了将来可能引起乱政的后患,完成了权力交接的第一步。(注8

关于“五柞宫托孤”,笔者依《资治通鉴卷二十二·西汉武帝后元二年》译白如下:

汉武帝病情危重,霍光流着眼泪问:“陛下如有万一,当由谁继嗣?”武帝答:“你难道还不明白朕以前送你周公画象的意思?立我最小的儿子刘弗陵为帝,卿行周公之事。”霍光低头逊让道:“臣不如金日   ”(日      midi),金日   答道:“臣是一个外国人,而且由我辅政,会使匈奴轻看中国”。

二月十二,汉武帝下诏,立刘弗陵为太子,年仅8岁。

二月十三日,汉武帝封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全国武装部队最高指挥官兼全军最高统帅),金日   当车骑将军、太仆(骑兵部队最高指挥官,交通部长),上官桀当左将军,三人接受遗诏,共同辅佐幼主。又任搜粮都尉(粮食总监)桑弘羊当衙史大夫(最高监察长)4人都在刘彻病床前宣誓就职。

在受遗诏的四人中,霍光是以抗击匈奴而出名的霍去病的异母弟,因为人忠厚可靠而步步升迁,官至奉车都尉(衙驾车队主管)光禄大夫(皇帝近臣,掌宫门)出宫则陪同刘彻乘车,入宫则侍奉刘彻左右,任职小心谨慎,从来没有过失。金日   原为匈奴休屠国(位于今甘肃民勤县)太子,“人高马大,膂力过人,骑射精绝,”被俘后,被罚作宫中奴婢,刘彻因其忠实勤勉而赐予“金”姓。上官桀以勇力著称,二十年来默默无闻,都对刘彻忠心耿耿。桑弘羊是洛阳商人出身,“言利事析秋毫”,在全国范围实行均输平准政策,统一调整国内的各种运输,平衡市场物价,防止富商大贾谋取暴利,加强了中央集权的经济实力,是不可多得的经济专家,他们都为刘彻所信爱“故特举之,授以后事。”

二月十四日,巨星陨落,在位五十四年的汉武帝在五柞宫病逝。

刘彻逝世后,刘弗陵(汉昭帝)继位,未发生任何社会动乱,皇权的平稳过渡顺利完成。汉昭帝在霍光、金日   、上宫桀、桑弘羊四位原老重臣的辅佐下继续执行汉武帝在“轮台悔过”后的既定方针,继续执行轻徭薄赋,与民休息之政策,保持了西汉政权的强大昌盛。

两千多年过去了,汉武帝刘彻早已成为遥不可及的人物。上林苑、长杨宫、五柞宫、葡萄宫的风光早已不复存在,只留下斑斑点点,些许陈迹。但是,每当我们驱车经过终南、尚村、集贤、九峰时,面对着车窗外碧绿的庄稼地,果实累累的猕猴桃园,商贾云集的集镇和人烟稠密的村庄,我们还是能读出周至大地昔日的辉煌,汉武帝仿佛距离我们那样近,他在周至的事迹仍为人们津津乐道,广为传颂。

注释:①②③④⑤见《资治通鉴》卷十七西汉武帝建元三年。

⑥翦伯赞《中国史纲要》第一册217页。

⑦《资治通鉴》卷二十一西汉武帝元封二年。

⑧《资治通鉴》卷二十二西汉武帝后元元年。


    欢迎您在“秦之韵 文史”公益网投稿。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守护历史责任、践行文化使命         十三朝故都“西安”       旅游同业导航.旅游从业者的入口   

秦之韵 陕西文史 公益网(陕西历史、西安历史) 公益广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周至丹阳观传说故事
相关评论
秦之韵 陕西人文历史公益网 法律顾问:刘沙沙 | 金牌讲师:刘怡莎 陕ICP证030171号 陕西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