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长安村史

民国人物:张云山传(清末民国哥老会龙头老大)

时间:2014-5-17 12:52:33  作者:霸主哥哥  来源:陕西文史  查看:2455  评论:0
内容摘要:张云山(1877~1915)字凤岗。陕西长安太乙人。父母早逝,两兄长外出谋生,他寄居族人家中。张云山早年在陶模军中就加入了哥老会。由于他的积极活动,影响日渐扩大。在陕西开山堂“通统山”,自任山主,吸收二千八百余人入会。发起陕西辛亥革命,建立了政权。

   清末辛亥革命前夕,土地兼并严重,天灾人祸频繁,社会经济凋敝,人民生活极端贫困。各种反封建剥削、反外国经济掠夺的秘密结社,哥老会就是其中的一个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的秘密帮会组织。天地会、哥老会以前通称“会”,自兴中会与天地会等首领联合后,始称“会党”。

   张云山是陕西辛亥革命时期的重要人物之一,只因其人其事多流传于民间,很少有专文叙述其事,迄今几乎湮没无人知晓。现就有关资料记载和采访记录整理如下。

    张云山(1877~1915)字凤岗。陕西长安太乙人。1877年出生于贫苦农家。曾祖父祥,祖父清贵,父玉信,皆为农户。云山父母早逝,留有云议、云彦、云山兄弟三人。云议、云彦因家贫出外谋生,云山由族人五婆老人收养,幼即失学,帮人劳动,从小喜看旧戏,对戏中关云长、岳飞、包公等清官名将最为仰慕。云山有胆识,善击剑,一次与乡人到翠华山打猎,途中遇豹,乡人皆退避,独云山持枪上前将豹击毙,勇敢之名传遍乡里。

   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由董福祥勤王军护送到西安避难,云山于是年投效董军充当号兵,后转战西宁、新疆等地。因他精力充沛,打仗骁勇,积功升任都司(为正四品武官分领营兵)。1905年云山回陕,在新军中任司号长。1908年新军由常备军扩编为陕西陆军混成协时,升任司号官。云山由于为人耿直,待人诚恳,颇得下层官兵拥戴。

    云山早在董福祥部就已加入哥老会明末清初民间秘密反清组织),回陕后,通过理门公所(当时公开戒烟机构)负责人夏连生与哥老会在西安的黄大爷结上关系,陆续把新军中的号目、号兵等介绍加入哥老会,从此,他的影响与力量日渐壮大。

    1908年陕西留日学生同盟会会员井勿幕二次回陕发动革命,成立了同盟会陕西分会,选举李仲特为分会会长,决议联合新军中慕亲会、哥老会,刀客等在中下官兵中影响颇大的会党共同行动,并派钱鼎(字定三,白河人,同盟会会员、哥老会成员)、张宝麟(字仲仁,紫阳人,同盟会会员,哥老会成员)代表同盟会向张云山进行联系,经过两、三个月的组织活动与宣传,使张云山及哥老会其他头目也都了解了辛亥革命的宗旨,云山表示愿意接受“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主张,答应双方采取联合行动。云山为了扩大影响,壮大力量,开山堂——“通统山”自任山主,一次吸收一千多人,同盟会方面有影响者如井勿幕、胡景翼等也加入,云山的声誉与地位大大提高。

    为了同盟会与哥老会关系的巩固与发展,井勿幕、钱鼎、张云山等人发起,1910年7月9日(农历六月初三)在大雁塔召开会议。届时到会者有:井勿幕、李仲三、张云山、万炳南、钱鼎、张宝麟、胡景翼等双方重要人物30多人,时称36弟兄,歃血为盟,共图大举,并在神前宣布誓词。此次会议,影响很大,进一步巩固了同盟会、哥老会的团结,为后来的起义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震动全国,在陕清朝官员大为惊慌,对于在新军中各会党的革命活动严加防范,并下令由10月24日(农历九月初三)起,把新军二标一、二、三营陆续开往岐山、凤翔、宝鸡一带听候行止。云山等人得悉此讯,感到原定于10月29日(农历九月初八)起义日期已缓不济急,必须立即改变计划。即由钱鼎、张宝麟、张钫等于夜间去见同盟会中影响较大、时任新军协司令部参谋官兼二标一营管带张凤翙研究应急对策,商定于10月22日(农历九月初一)上午9时在城西林家坟召开有各方面负责人参加的紧急会议。10月22日本为发饷日子,各方负责人物均藉故先后聚集林家坟开会,公推张凤翙为首领,钱鼎为副首领,决定于上午11时发动起义。当日为休息日,清兵多四下游逛,起义军首领占领了城内军装局,成立起义总司令部,定名为秦陇复汉军,张凤翙为临时大统领,通电响应武昌起义,以旗人聚集地满城为进攻目标,于23日拂晓开始攻城。钱鼎、张云山、万炳南率部队从西面进攻;张凤翙率队从南面进攻,经过半天激战,于下午攻破满城。清守将文瑞投井自杀,满城战事旋告结束。西安所有其他武装部队,纷纷响应。军装局总司令部亦移至高等学堂,开会推选张凤翙为秦陇复汉军大统领,钱鼎、万炳南为副大统领,张云山为调遣兵马都督,成立军政府。接着由张凤翙、张云山先后发布安民告示及白话檄文,要求会党及市民严守纪律。当起义军发动之后,清高级官吏闻惊丧胆,如鸟兽散,隐藏民家或商号,后经查获,由军政府根据情节分别处理。有的关押待处,有的交保释放,有的遣回原籍,一时混乱局面趋于稳定。根据《清史稿》记载:“陕西辛亥起义军,攻破满城,旅兵之死于此役有名册可稽者,凡千余人,官兵丁之家属遇害及自尽者尤众。论者谓:各省驻防,于辛亥国变,以西安死难为最烈且多云。”
  民国人物:张云山传(清末民国哥老会龙头老大)
    此时清朝卸任的陕甘总督升允(蒙古族人)一听新军起义,连夜逃往甘肃。清政府为了镇压陕西革命运动,任命升允为陕西巡抚兼办军务。升允调动清军马国仁部攻陷长武,进逼邠州(今邠县),云山闻知西路吃紧,即向军政府自告奋勇,率向字营(即以哥老会头目向紫山部为主的营)等开赴西路,在长武冉店桥一带和清兵展开激战。清军极力顽抗,云山浴血苦战,杀退清兵,使局势转危为安。此时河南清军亦攻陷潼关,东路告急。大统领张凤翙亲自前往督战,张云山被调回主持防务。不久,潼关收复,而升允又调来甘肃清军张行志、陆洪涛、马安良、崔正午等大量部队由陇南、泾川分南北两路再犯陕西。长武、邠州、汘阳、陇州等地相继失陷,情况极为严重。云山急赴乾州(今乾县)堵截敌军,坚守城防。这时万炳南副大统领亦在凤翔被围求援,辛亥革命果实能否保存,危在旦夕。张凤翙亲率粮饷都督马玉贵及标统谢采臣等部队驰援乾州;又调北路招讨使井勿幕派标统胡景翼与清兵大战于三水张洪镇(今旬邑一带);调驻同州(今大荔县)的东路节度使陈树藩率标统严飞龙部(由游侠刀客组成)等支援山西革命的部队回师由临津渡河为进攻礼泉清兵主力;而又以王一山、杨叔吉等组成炸弹队扰敌后方;调王荣镇、王荣海、杨汝林三部(多为哥老会成员)与临潼曹印侯组成敢死军增援凤翔;调副兵马都督吴世昌(哥老会会员)率驻守咸阳的董雨麓、杨仁天等部迎击西来清军,一时各线同时抗敌,紧张异常。此际,云山坚守乾州城防以牵制大量清兵。云山与清兵在此对峙83天,历经大小数十战,以致城无完堞,死伤枕籍。云山身先士卒,日夜巡城督战,还手执军号吹奏各种号音迷惑清军,故清军虽多次使用云梯爬城,挖掘地道,派人诈降等手段均未得逞。
 
    1912年1月12日(民国元年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清帝被迫退位,并下令各地清军停战进行和谈。陕西唯升允占据礼泉拒绝谈判,并将云山派去谈判的代表雷恒焱残酷杀害。直到在乾州的清军将领马安良向云山来函求和,达成协议签字,升允陷于完全孤立,始知大势已去,才不得不下令入陕的甘肃清军各部退出陕境。此时在东路的征东军兵马都督张钫,亦已和河南清军将领赵倜达成协议,东西两路战事全面结束。

    是时已窃取革命果实的袁世凯,以大总统名义给光复有功的张云山授陆军中将衔,补秦军第一镇统制。不久,为了削弱各地起义军实力,袁世凯又令张凤翙缩编陕军,遂将云山部队缩编为第一师,云山任师长。

    光复后,在军政府各方努力下,诸事渐趋就绪。但在哥老会方面,虽积极参加了辛亥起义且在战斗中起过很大作用,而终因是一带封建色彩的秘密组织,人员复杂,政治目标与行动纲领均不甚明确,辛亥革命的成功,哥老会中有人以为哥老会出头之日已到,所以云山与张凤翙之间也颇多歧见。当时二人一在南院,一在北院,俨然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后经主持军政府参谋处的郭希仁与云山的参谋军务兼秘书长宋伯鲁等人从中多次调解,规以大义,二张关系逐渐好转。宋伯鲁曾赠对联一副勉云山,对联是:

      “山川出云作霖雨,
        日月合璧为文章。”

    其上联赞颂云山之功,下联谈到了团结之重要,一时传为佳话。经过双方的主动接触,都表示要和衷共济,团结一致。后张凤翙又派云山率部队剿抚在周至、眉县、凤翔等地溃军散勇,安定了地方。

    云山公余,常请当代名流纵谈古今名将轶事,或读书写字,思想较开通,提倡男剪发辫,妇女放足,在省乡创立同志小学和免费医疗的普云堂药铺多处,赞成张凤翙禁种鸦片的主张,曾亲自率人到盛产鸦片的兴、武、扶、眉等地召集民众宣讲禁令。但云山仍受旧思想局限,慕求清官、名将美名,甚至仿铁面无情的包拯,常在台上设置铡刀以示众人,又过份热心于哥老会势力的发展,采取不适当手段,曾引起人们对他的反感。但云山尚能从谏,也受到时人称颂。如一次在扶风县,决定将27名罪犯枭首示众,后长安人郑子屏因公到此,得知此事属冤案,面见云山说明情况,云山着人查核属实,当即将人释放,予以慰勉,并严办了办案人员,受到当地群众的赞扬。

    1914年4月,河南农民起义反袁军白朗,攻陷商县,进军大峪,西安戒严。张凤翙率队出击,云山担任城防,部署周密,人心安定。既而白朗西去,袁世凯派亲信陆建章以追剿白朗为名,率北洋军第七师进入陕西,驻在城东附近。袁又电召张凤翙入京任将军府扬威将军,而以陆建章为陕西将军(辛亥革命初期南京临时政府任命的各省军事首领为都督,这时已改为将军),独揽陕西军政大权。陆建章秉承袁世凯旨意,大肆屠杀革命党人,裁汰缩编陕军,又将云山由第一师师长缩编为混成旅旅长兼陕北镇守使,虽给云山名义,但设置种种障碍,使云山不能到任,且多方施加压力。云山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欲反抗不得,只得屈意奉承。直到货尽财竭,陆仍步步相逼,竟于1915年7月使云山忧愤腹胀而死,终年仅39岁。云山暴卒后,各方反响甚大,陆建章为了蒙骗世人,假意呈请袁世凯以云山原为陆军中将衔,特按上将级别从优议恤。

    云山无子,以其二兄彦之子为嗣,于同年9月14日(农历八月初六)葬原籍长安西新庄东南附近。宋伯鲁撰文并亲书云山墓志铭,追述其生平。

    参考资料:

       l.郭希仁著《从戎记略》。
       2.《西北革命史征稿》。
       3.《陕西文史资料选辑》(第一、二辑)。
       4.《宋伯鲁撰并书张云山墓志铭》。
       5.《许宝荃撰并书张云山神道碑》。
       6.《关于张云山几个材料片断》    庞建堂口述、刘茵侬记录。
       7.《宋伯鲁撰并书郑子屏墓志铭》。
       8.《郑自毅采访录》(手稿)。

    附录(一)

                            张  云  山  檄  文

    秦陇复汉军调遣步马炮工辎各标营队总都督张云山谕民白话檄

    兄弟是洪字号多年,又入了革命党的。并不是我反教,因为同是灭旗兴汉,本来不必分,所以重立了一个三合会。这三合会,是三家合在一起,同办一事,灭了仇敌,夺回汉家江山,与先人争一口气。如今我陕西的旗人算是杀尽了,不知外省都是怎么样,还不敢说太平无事的话。可恨我们弟兄不明大义,竟然混闹起来,这岂是我会兴汉灭旗的意思吗?中国汉人原是一个先人,所以同是弟兄相待。弟兄受旗鞑子害,眼看见不救,叫不得人。把旗鞑子害除了,弟兄们自己残害自己,那真是禽兽不如,还叫得人吗?在这些傻东西心里说,如今没世事了,谁厉害谁占便宜,抢些东西过几天好日子。我问你既然没世事,就抢下东西,你还得安然过吗?头到有了世事,你们做过去的事,恐怕不稳当。俗语说没有三年不漏的草房,那时节王法不得过去。纵然没人觉察,你知道天理能容不能容?你莫说会里的人有人护救。要知道你犯了会里的法条,坏了会里的名声,会里就不认你为弟兄。怎么呢?我们这会,本为救汉人的,在旗鞑子,把我们叫贼;在我先人,就看我是贤子孙;在我国民,就看我是最得力的好弟兄。正大光明,为明复仇,岂是做贼作乱来的。若旗鞑子不害汉人,我也不忍这样杀他;他残害汉人,虽然名为皇上,其实和贼一样,我就不能不杀。你想我杀旗人为怎的,你们害自己人,简直就是贼了,我还把你能当兄弟看待吗?我很想把世事治成太平景象。你若是好弟兄,应该替大哥帮忙安民,教生意人庄稼人都照常好好儿做,安安然然,大家同享太平,也显得我们仁义。人常说鱼安水安,一个不安,大家都不得安。把现在的情形看看就知道了:抢人的耽心受怕,不保甚么时候烂了,把银子也不敢往出使;教人抢了的,想这些贼,比满洲鞑子还可恶,将来要想报仇;就是没教人抢的,有生意也不敢做,有粮食也不敢粜,闹得路断人稀。莫说百姓人拿帖子换不下钱,拿钱买不下东西,就是大哥也要困死到城里,这都是你们干的好事。照这样我怕咱们革人家的命,将来人又要革咱们的命。你们没见识,不知道利害,把百姓看的不要紧。世上顶不敢得罪的是百姓。失了百姓的心,皇上家都保不住江山,况且你们那些革命,还值甚么?我话说完了。你们做好人,便是我的兄弟;你们做歹人,便是贼。王法天理,都不得过去。你休怪我无情,定把你们和旗人是一样处法。今与你早早儿告诉明白,莫到日后发悔。此谕。
 
                                             黄帝纪元四千六百零九年九月廿八日

    附录(二)

                          张云山师长禁种禁吸洋烟歌

    众同胞莫喧扰都听我劝,从今后莫种烟更勿吸烟,或是种或是吸罪孽千万,惹起了灭种祸就在目前。种上烟每一料收割鸦片,家家有家家卖累万盈千,只因是种的多价钱过贱,吃烟人只上瘾岁岁增添,若不是你种烟起下祸患,怎能教老和少都学吃烟。再说那吃烟的自作自贱,熬膏子买棒子不怕费钱。我陕省吃烟人到处塞满,吃了买买着吃不空一天,直买得烟土价只贵不贱,每一两非串二就是串三,惹得那庄稼汉红了双眼,十亩麦敌不住一亩洋烟,赶早些光种上几亩几片,就靠住得一宗大桩银钱。看起来吃烟的为祸不浅,你不吃他种烟不得见钱,这两派都算是满盈恶贯,你爱种他爱吃狼狈为奸,鸦片烟扯下了百年长蔓,把中国不灭种不得零干,我今日把你们当场劝勉,先说那种烟的详细根源。

    我中国有鸦片年辰久远,虞美人丽春草长在花园,又有那药材行也卖鸦片,李时珍作本草功效显然,名罂粟名米壳涩精敛汗,治外科凭鸦片制就膏丹,这原是鸦片烟源流起点,那时候没人种没人吃烟。起先是印度国西方地面,又吸烟又种烟他居最先,他国中各地方烟苗种满,弄成了灭种祸难以保全。英吉利把他国地方全占,仍然是种烟土自辟利源,种下烟贩到我中华口岸,他国人不许吃只许卖钱,每一年进中国何止千万,名乌土名白皮又曰公班。林则徐曾烧过英国鸦片,起交涉开五口通商最先。外国烟进中国洋烟名显,我中国也自种土药名传,起初时先种在通商口岸,渐渐广普天下一齐种烟。我陕西种洋烟年代已远,每到了收烟时都发财源,只说是陕西省富足千万,谁知道不是福是祸因缘,你从前种五榖仓满囷满,种了烟把粮食变成洋烟,假若是遇年荒麦粜几串,那时节没粮食叫苦连天。前几年那榜样本来不远,就是那清光绪二十七年,那一年饿死人门绝户断,为何不吃洋烟自救饥寒,有父母和妻子饥饿离散,只因你莫攒下十石八石,你祖宗没种烟家中方便,到你手种了烟没成富汉。试把那一县中通盘合算,那一家因种烟起了家缘,家有烟把儿女容易娇惯,或头痛或腹痛或冒风寒,有毛病先教吃两口鸦片,尝着味上了瘾往内立 *(外门内身)。庄稼汉半年忙半年闲散,青年人没有事就顽洋烟,从这样上了瘾带了枷板,只因是种烟的时常有烟。再因事与旁人口角争辩,失与妻妇与姑吵闹衔冤,吞一口鸦片烟立地命断,霎时间家庭内起了祸端。只因是家中烟太得方便,这祸事自己招本不由天。前清时禁种烟各处有案,和英人立了约限期十年。那时节官吏们奉行不善,不认真只图着蒙蔽大员,那大员也不曾认真照办,具了结就完事顺水推船。百姓们把种烟弄成习惯,贪小利把告示当就闲言,复汉军起了义民权出现,倡大义为陕西整顿河山。种洋烟本是那地方污点,把陕西直弄得贫弱不堪,这一块乾净土良美田产,你何不都种成麦米桑棉。大都督出告示各处贴遍,奉了令禁西路本帅云山,起了节查武功又查眉县,查出来种烟的罚不从宽。种得多依军法就要处斩,种得少饶了命决打皮鞭,再把那富豪家科罚公款,因陕西财力绌派捐银钱。禁种烟极公正冰霜铁面,西路烟一时间尽都犁翻。劝你们早变计莫生妄念,再休要打主意还想种烟。那烟地变成了米粮万石,或水灾或天旱不发熬煎。百姓们没有那十碗八碗,有子弟想上瘾莫处买烟,不种烟这利益最为明显,再听我把吸烟讲在当前。

    提起来吸烟人可伤可叹,你何事不可做总要吸烟。年轻人不懂事当作戏玩,吸一口吸两口全当消闲,或五日或十日吸得一遍,渐渐的上了瘾蛇把腿缠,终日间似病人精神短欠,过了瘾才能象好人一般。满脸青好似那乞儿颜面,出门来趿着鞋耸着双肩,穿衣衫不整齐满身油点,青嘴唇黑牙齿咳嗽唾痰,十指黑常弄得乌眉鬼脸,吹了风他就要倒在路边。一霎时瘾发了就该入殓,有身体和四肢不得动弹,张着口流清涕又打呵欠,无论在何地方总得吸烟,不论是何等人同榻对面,只求吃一口烟救命仙丹,吃一钱吃半钱本无界限,才弄了三两口又把灰翻,每一日把此事要做三遍,到晚来又弄到三更多天,过半夜才睡下鸡叫两遍,清早晨怕起来晌午日端,纵然有要紧事催他去办,说丢下一口灰立地就完。睡在了烟灯下胡说浪*(左口右片),信着口说是非雄辩高谈,你说是我的土口气太软,我说是油气好能出八钱。每日里只和那烟灯作伴,有多少切身事任意推掀,今日事他推到明日去办,到明日又要推三天五天。他父母说不下不能照管,也多有因沤气命丧黄泉,弟兄们同家过都把帐算,趁早些分了家免受牵连,有婆娘养不过在家难站,住在了娘屋里永不回还,……男人们吃了烟百般可叹,妇人们吃了烟更有难言,财东家吃了烟年年破产,穷汉家吃了烟天天受难。看这些吃烟人提起一串,因甚事都受了困苦颠连。吃烟人零费钱在所不免,每日里要烟钱还要油钱,吃饭时没有油不怕味淡,吃烟时没有油口里莫烟。过了瘾还要吃点心几件,吃了烟他把嘴也就惯馋,每一天每一夜五百一串,有出去没进来天天天天。把日子吃穷了烟瘾难断,无论你怎俭省总要花钱,没有钱常告借人稀路断,吃烟的从来是只借不还,把门路塞完了难赊难欠,只丢下卖着吃搜检家缘。起初时卖东西零星小件,到后来拆房屋落瓦卖砖。起初时卖东西还知羞惭,到后来落了叶不顾体面,把祖业好田产零卖片段,好庄基整一院拆卖三间。陆续的卖完了无处立站,身落在乞讨中爷婆叫唤。袜子鞋都拴的麻绳线串,脊背上都披着麻袋毡片,到晚间歇宿在神堂寺院,就地下只能铺一把麦秸。那几年烟土贱便宜独占,都弄成这光景影孤形单,这几年烟涨价一两一串,这就使吃烟人遭了荒年。你看那大街上穷人懒汉,买烟棒却无有三个铜元,又没有好烟灰教他下咽,发了瘾在路旁随便摆摊,好一似死尸腔余气未断,抱着头踡着腿只把眼翻。下坡路人好走一脚踏绽,这时候后悔了也是枉然。前清时禁吃烟委员查办,上烟灯造烟册枉扰民间。众英雄造民国另开生面,极痛恨吃烟人扰害世间,立意把吃烟人一律改换,换一班新国民精壮英年。大总统下命令各省发遍,要把那吃烟人惩办从严。湖南省二百人枪毙命断,各省会照样行剿灭吃烟。现在是大江南各府州县,那一处还能见枪斗刀签,这时候禁令严越行越远,岂容我陕西人任意吃烟。我从前禁种烟法令难犯,禁吸烟再看我法令森严,我把你吸烟的格外怜念,教你们先戒瘾自免罪愆。非是我把你们不肯严办,我也是重人命达变通权。设下了戒烟局具呈立案,配就了良好药烟灰不搀,只求着药得力功速效显,每一料贴工本赔补银钱。折钱事唯本师能做这件,教旁人做出来家业赔完,开了局戒烟人成千过万,盐店街挂牌匾头班二班,从前的卖烟药多少铺面,没见有丢了枪戒得零干。普云堂药和酒秘方制办,十日内戒断的个个皆烦。因此上设分局府厅州县,总要教陕西省没人吃烟。你若是有志气要把烟断,天下事由人做实在不难。我劝你着个气把脚两担,一溜风进烟局莫要迟延。进了局受委曲全莫一点,半个月就和那好人一般。陕西人都这样发下志愿,各地方都有局一律戒完。陕西省众同胞八百余万,都成了新国民空气新鲜。你若是不醒悟执迷不返,本师的刑法重决不从宽,三两月枪毙刑就要出现,总极迟不能出今年一年。留一个吃烟人就要传染,新民国岂容你秽污河山。我与你吸烟人把话说遍,听不听尽在你自思自参。我陕省不种烟恶卉不见,吃烟人总想吸烟在哪边。种米粮每一年十石百石,余下粮就不怕水旱凶年,把陕省米和麦通盘打算,每一家添一石没岸没边。我陕西吃烟人尽都戒断,种烟的割下土谁问价钱。想从前因吃烟日子过烂,一戒烟就觉得家道松翻,想从前因吃烟身子太懒,一戒烟能做事快乐百般。不种烟不吃烟家道改换,上父母下妻子快乐安然,陕西省一时间另改局面,这就是民国的富强根源。
 
                                                           (征集人  郑自毅)

                                           《陕西文史资料》(第二十四辑  陕西民国人物二)

    欢迎您在“秦之韵 文史”公益网投稿。 (投稿EMAIL:30999626@qq.com 在线投稿

    守护历史责任、践行文化使命         十三朝故都“西安”       旅游同业导航.旅游从业者的入口   

秦之韵 陕西文史 公益网(陕西历史、西安历史) 公益广告

相关评论
秦之韵 陕西人文历史公益网 法律顾问:刘沙沙 | 金牌讲师:刘怡莎 陕ICP证030171号 陕西人文历史